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美貌的实习教师][完]_校园情色_

[美貌的实习教师][完]_校园情色_




一、

  大学毕业后,从事教师工作是宫崎香澄的希望。

  为了能完成此愿望,最近这阵子特别的用功。

  当教员之前必须先到大学所指定的高中去做叁星期的实习教师。

  香澄所被派往的学校是邻县的县立高中。

  从住的公寓到学校,虽然单程就要花二个钟头,但是想到能教学生的那种喜乐,就忘记了通车的辛劳。

  学生们对于和自己年龄相近的香澄也非常敬爱,平常别的老师上课时,很少学生会发问,但是只要是香澄的课,只要稍为有一点不懂,学生们就会积极的发问,连下课也跑到教师室来请教。

  当然香澄也尽可能亲切的教导学生。

  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大家都赞美这位实习老师,并且同声说「比起佐佐先生,香澄老师最好。」香澄表面上显得很平静,但是却是非常高兴(我或许已具有为人师表的资格),不过在教务长兼英语课主任的佐佐面前,尽可能的不提此事。

  身材肥短,具有地中海秃头的佐佐是一位圆脸皮肤略黑而留着一点胡须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对于实习教师的香澄特别注意。

  非常阳刚的男人,不管说笑,浓眉之下有着一双向上吊的眼睛。

  香澄的身材相当好,牛仔裤穿在身上非常好看。

  下课休息时间,在职员休息室闲聊时,佐佐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香澄迷你裤之下的白色、丰盈的大腿。

  香澄也发现到,当然香澄对这种事也已经习惯,但是佐佐的眼神和其他男子不同,有种异样的感觉,可以说是色迷迷的味道。

  令香澄感到混身不对劲。

  尤其是坐在客用沙发上时,佐佐吸着香烟,只好去坐到对面。

  为了坐下,只好将迷你裤卷起,于是属于年轻女孩的美丽健康的大腿使整个都被看到,但是由于牛仔裤太合身,所以只好稍微往上拉直坐下来。

  「唉哟!」

  笑容满面的谈着话的佐佐,这时故意将打火机弄丢在地下,然后再慢慢的捡起,而眼神始终盯着香澄的性感大腿。大概都会一直盯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有时甚至带着一种想要去舔一舔那双大腿的冲动。

  「对不起,我先失礼了。」

  这时的香澄便赶快逃离职员休息室。当要离开时,佐佐的视线更是盯着那个性感的屁股。

  (难怪会被学生讨厌!)

  逃离休息室之后,香澄便冲进厕所,跨上白色的便器,将迷你裤稍微卷起,然后将泛蓝色的内裤脱到膝盖,露出丰满的屁股。

  张开的两膝,到大腿,似乎那双令人讨厌的眼睛仍在注视着。

  并且不断的用双手抚摸着光滑的大腿内外侧。

  无意间,和水声同时,香澄的体液如骤雨般的落下。

  香澄于是松了一口气。

  常常是这样,为什麽在遭受到佐佐那种令人生厌的视奸之后,便想要去厕所,这种和自然的要求不同。是由于受到某种的刺激,而助长排尿。

  排完尿之后,香澄自己感觉到紧张的神经稍微缓和些。

  但是到了第叁星期,事情发生了变化。

  佐佐视线仍旧是色迷迷。虽说是不知不觉的习惯了他这种眼神。

  但香澄自己不知觉是有了变化。

  以前只是在远处注视,现在则是大方的在佐佐的面前坐下。

  本来是想改穿长裤,但是早晨在换衣服时,犹豫一下,最后仍旧是穿上迷你裤。

  「宫崎小姐,你很适合穿迷你裤。」佐佐和往常一样一边的盯着那双性感的脚一边赞美着。

  「是啊,最近穿迷你裤的女性减少,我们男人都失望极了,想到能看到像你这样年轻又美丽女孩的双腿,来学校变成是一件快乐的事。」「不是的,老师,我只有夏天才穿迷你裤。」香澄一边说着,一边将双脚合拢。

  不仅仅是佐佐,连其他的教师也注意她。香澄不仅双腿美丽,皮肤又白,端庄的五官有着如电影明星般的优雅气质,同时也是一位头脑清晰的女孩。

  要是要举出她的缺点的话,就是太过于好强,教学太认真。

  但是这项缺点也由于她的美貌而不为人所注意。同时她的美可以说是一种容易亲近的美。

  可是香澄并不了解这种美是一种罪过。

  梅雨过后,天气放晴,展开如画具所绘出般的清晰,睛朗的七月天,距离期末考尚有十天,香澄感到离别依依,实习教师将在期末考的前一周结束,只剩下叁天。

  到目前为止,香澄非常喜欢这所学校。可以的话,毕业后希望来此任教。

  不仅是学生,连其他的职员们也都喜爱这位美女对于教育的热忱,自己也能胜任此项的工作。

  但是,学生们对于这位实习教师的过份认真的教学态度并不是很喜欢,因为大部份的来念高中的学生都不是自己愿意的…一半以上是被父母所逼来的,由于这所学校考上大学的比率很高。

  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没有比这位热心教育的实习教师更难缠的人物,以为实习教师不必那麽认真。

  但是香澄却不这麽认为,为了将来能成为教育家,对于所有学生皆一视同仁,对于这些外表精力充沛的学生,她始终以为这是孩子,只要她能好好教育他们,必定能够成大器。

  但是双方会有纷歧,一半也似乎是一种宿命。

  二年D班有一位空手道高手的米仓,本来在一年前就应该毕业,但由于分数不足,所以再重读一年,可以说是留级生。本来,米仓是在春天来到这所学校,被以前的学校退学之后,由于伯父佐佐的关系,而进入这所学校。

  香澄是从佐佐口中得知此事。

  「这些坏家伙,拜托你了,对于最近年经人的想法,我实在无法理解,宫崎老师和他们年龄较相近,较能沟通。」「我会尽力而为。」对于劣等生,身为教师的香澄更是热心教导。

  但是佐佐并未说出来米仓被退学的理由,香澄也没留意。

  某日,二年D班有二小时的课,不管香澄是如何的认真教导,米仓的态度始终很坏,不做习题,教科书也没带,上课中嚼着口香糖,上课迟到了,其他的教师都对他束手无策。

  但是,香澄并未**气,她认为再怎样的人,一定有优点,而发觉他的优点,便是教育者的义务。

  「米仓,拿出你在读的书。」

  某天,香澄终于按耐不住,发起火了,坐在最后面的米仓,一边嗤嗤的笑,一边偷看着某本书籍,发现此现象的香澄,停止教学,从讲台上下来,走到米仓的前面。

  「站起来,把书拿出来。」

  「在看什麽书?」

  米仓站起来,双手摊开,从头到脚的打量一下香澄。

  「果然是在看…」

  香澄从米仓的抽屉里,拿出薄薄的一本书,一看表皮吓了一跳。

  「这本送给老师好了!」

  米仓露出作弄的表情,是一本道地的黄色书刊,表皮的照片是一位穿着裤子的年轻女郎,张开大腿,露出内裤。

  香澄顿时哑口无言,在校生竟然看这种书,而且是在上课中,一种说不出的嫌恶感涌上心头,神圣的教室被沾辱般的屈辱感,使得香澄露出颤抖的声音说道:「小孩怎能看这种书?」「喂,我已经十九岁了!」「十九岁还是在校生,真是肮脏!」「在校生谁都在看,只要是男人,大家都想看…」「这里是教室,神圣的教育场所,你竟然…」「知道啦,大惊小怪干什麽?随便你要怎麽办,但是,我想请教老师一个问题!」米仓脸挨近香澄说道:「这是医学常识,这本书中写着女孩的阴道始终是**润着,是真的吗?」「…」「老师,告诉我嘛!真想看看老师的那里…对了,老师你是处女吗?」不知不觉中,香澄的右手已经打在米仓的脸上,当然这是第一次,这是和自己一直持有教育精神相违背,香澄事后很后悔,但是,同时对于说出下流话的米仓非常厌恶。

  给了米仓一巴掌时,学生皆回头看,香澄于是命令米仓「到走廊去罚站!」回到讲台上,香澄继续她的教学,学生们不晓得是震惊或是害怕,显得相当沈静。

  对于米仓似乎是无动于衷(已经发生了,没办法,下课后好好的和他说说吧!

  或许可以感化他。)

  但是,结果却是令人失望,下课,走到走廊时,米仓已不在。

  这件事,马上在学生间传开,总之是这位美人实习老师打了今春转学来此的问题学生米仓,特别是平常被米仓欺负的学生更是互相窃窃私语说道:「喂,米仓这家伙,终于**到苦头!」「以为他会顶嘴,结果却意外的安静。」即使回到职员室,香澄也绝口不提此事,或许其他职员晓得这件事的话,恐怕要赞美香澄的勇气,但是恢复平静后的香澄心中,仍然相当后悔,即使还有叁天就要离开这间学校,仍然希望能和米仓好好谈一谈。

  这时,米仓在空手道社的房间,和其他社员挑着烟并闲聊着。

  「但是,米仓前辈,当时为什麽没有反抗呢?」同样D班小个子的小宫问道。

  「我也想要反抗,但是那样的话,反而让其他人看笑话。」米仓耸耸眉间,沈默的挑着香烟。

  「但是,这不像前辈的作风!」其他社员说道。

  「老是穿着短裤,看到她那性感的大腿,就按耐不住哟!」「前次还看到她的内裤,不知觉中,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这是什麽时候的事情?」「上星期,在黑板写字时,粉笔断掉,弯下腰去捡粉笔时,你知道,我是近视眼,所以跑到前面去写,看到她的内裤。」「那是什麽颜色的内裤?」「霎那间,不太清楚,好像是白色。」「畜生,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你看到的是,内裤的里面吧!」

  全部的人哄然大笑。

  「那位教师,还是处女吧!」

  「你看那个屁股,走路时左右对称摇摆。」

  「我也是这麽认为!屁股一定很白很丰满!」

  大家又再次大笑,只有米仓不高兴的站起来,系上空手道的带子说道:「喂,开始练习了!」那种气势,使得其他社员乖乖的展开练习。

  「恶辣复仇」

  事件是发生在某日下课后。

  其他的职员皆已回家,只有香澄留在职员室,佐佐今天由于参加教育委员会从一大早就不在。

  香澄拿起红色电话筒给同学的高濑拨电话。

  「抱歉,今天没办法赴约,今天要开职员会议。」「你一定要参加吗?真差劲的学校,我特意订好餐厅。」「拜托,下次一定去,今天请原谅!」「知道啦,我太了解你对教育的热忱,等你实习完,再好好和你约会,那时要由我来决定哟!」香澄只好答应他,和高濑已交往二年,可以说是男朋友,但是,香澄只允许高濑吻她,其他一概不答应,要等到结婚之后才可以,虽不是受制于古老观念,但香澄自身并不是很肯定。

  高濑确实是个好青年,认真、温柔、又潇**,但总觉得缺少什麽?偶尔当高濑吻她时,常会以为自己已经爱上这个男人。

  (如果心底真的喜欢这个男人的话,就不用太在意!)第一次,与其说是答应被他吻,不如说是被迫,不会喝酒吧,被规劝多喝了些,半醉半醒的在公园的椅子,被抱肩而强吻。

  香澄虽反抗,但是初次接触到男人的嘴唇,以及被温柔的手所抚摸着胸部,身体已全无力量,有着如销魂般的陶醉感,当高濑的手伸入裙子内部时,处女所发出的本能加以拒绝。

  假如自己真的爱他的话,当时应该答应才对,香澄到今天还这麽认为。

  事实上,那时的香澄有些反常的热情,似乎不像是第一次的特别兴奋,胸中激烈的跳动,内裤的部份已经湿透了。

  那种兴奋,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

  现在想起来,似乎是因为在屋外,带给香澄一种微妙的刺激感。这样说来,当时被高濑吻时,总觉得旁边的草丛里有人在偷看。

  香澄无精打采的将电话筒放下。

  高濑的最后一句话,事实上就如同要求香澄的肉体一般,使得香澄产生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安,是否要继续信赖高濑呢?

  背上茶色的手提包,一手挟着教科书,香澄离开了职员室。

  午后的酷热渐渐消失,凉风徐徐吹来,夜幕低垂。

  香澄穿过了校舍里侧的停车场,朝空手道房走去。这边较安静且有很多树林,到处可听到虫鸣声。

  为了米仓,香澄取消和高濑的约会,无论如何,今天要好好的和米仓谈谈。

  空手道房是建在校舍旁的小丘上,进去一看没有人在,于是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喂!借一下火。」

  「在裤子的口袋内。」

  「我也要一支!」

  「你老是抽别人的香烟。」

  香澄很吃惊的站在里侧的门口,房间的灯光照着如雾般的玻璃,一下便看到某个身影。

  「在流汗之后,抽烟最棒!」

  「是啊,尤其是在大量流汗之后。」

  大伙发出了笑声。

  「喂,到处都是烟,将窗户打开!」

  没错,他们是在老师没有发现的地方抽烟。

  香澄的胸中涌起了作为一位教师的义务感,绝不能等闲视之。

  香澄再次敲开门。

  房间内有五人,全部回头看,大家惊慌失措,有藏香烟,或是在换衣服的,赶快将裤子穿上。

  「你们在干什麽!这里是校内,至少你们都未成年法律上规定不准抽烟!」看到他们的狼狈相,香澄遂即进入房间内,结果却被挡住。

  「就算你是老师,你想怎样?」

  首先开口的,仍然是头头的米仓。

  「这里是男子更衣室,不准随便闯入。」

  「你到底想干什麽?」

  受到米仓的煽动,其他人也跟着吼叫。

  香澄不在乎的瞪着米仓说道:「已经来不及了!」「快给我出来!」「离开之前全部将学生证,拿出来!」偷抽烟,起码要被停学一星期,虽然明知,大家感到迷惘并回头看米仓一眼。

  「快,交出学生证,怎麽啦!」

  「米仓前辈,怎麽办?」

  小宫发出哭泣的声音。

  「我这次已经是第叁次犯规,要是被退学可就麻烦了。」「老师,小宫的妈妈独自一个人工作,必须照顾妹妹及生病的父亲,万一被退学的话,小宫将来不能找到好的工作。」副头头的板田说着。

  「既然知道又为什麽要抽烟?这件事不是我能作主的,我只是向上面报告而已!」「可恶,这女人!」「别担心,小宫的事,我会向上面说明,老师们应该会谅解。」「有这麽好的事,你不是巴不得我们被退学吗?」「绝无此事,你们对老师不能用这种态度,应该是由我来作主才对!」「开玩笑,我们才不相信你!」四人一齐站起来,并围着香澄。

  「你们要干嘛,别乱来!」

  香澄抑制着激昂的情绪,冷静的说道。这时对方更加挑拨。

  但香澄学过防身术,是少林寺拳法二段,对付普通的男子绰绰有馀。

  可是对方有叁人,而且是血气方刚的高中空手道社员,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快走开!」

  香澄对着站在门口的板田说到。

  「米仓前辈,怎麽办,现在回家吗?」

  「米仓快叫他们离开!」

  米仓瞪着眼前背对他的香澄。

  「前辈!」

  四人异口同声的催促米仓下突击命令。

  「老师,想再问你一件事,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麽?」「让我进去就告诉你!」「好,喂!板田让她进来!」「不要,我不让她进来,米仓前辈,我不晓得你这麽胆小!喂!大伙上…」「正好!我们急着想看看你的裸体。」这时背后二人扑来,将香澄的手押下。

  瞬间,弯下身的香澄,运用左右肘攻入对方的心脏。一人倒下,一人抱住双臂,这时前面二人偷袭过来,香澄以双手迎击,左手击中对方的要害,迅速一踢,又击中板田的心脏,用高跟鞋的后跟踏学生们的脚。

  马上四个男孩都趴在地上,但是香澄也费尽全力。

  「老师来吧,少林寺拳法,这次轮到我了!」

  一直未出手的米仓,脱下衬衫,赤裸着上半身。

  「米仓,你要干什麽?」

  「看到老师抬脚时,里面的内裤,所以按耐不住兴奋。」说完以四角拳击中香澄的腹部,香澄转身以左脚反踢,击中米仓的心窝,瞬间…「啊…」脚踝被如石头般的拳所击中的香澄,顿时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来,用带子绑起来!」

  伤痕累累的四人,顿时士气大振,扑向躺在眼前的这位成熟女大学生。

  「讨厌!」

  香澄第一次发出叫声。再怎麽挣扎,被八只手押住是再也动弹不得。

  两只手被反绑着,两脚被张开以一公尺的竹子固定住。口中被塞入如内裤般的东西。

  完全超出香澄的想像,简直如临地狱般,眼前一片乌黑。

  香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

  香澄现在的样子,就如同婴儿在换尿布的样子一般,牛仔布的迷你裤完全被拉上来,白皙的大腿,不用说到达敏感地带皆被看着,圆点花的内裤暴露在灯光下。

  「哇!好可爱的内裤。」

  「你看,那个鼓起的地方!」

  「那是…」

  全部的视线,集中在那鼓起的阴户,以及被弄皱的圆点花内裤上面。

  「嘿!好柔软,真舒服!」

  「呜呜!」

  香澄口中发出不清晰的呻吟声,不知谁的手指已伸入内裤内不断的摸索着。

  「怎样,让我摸一下嘛!」

  好几双手疯狂的来回摸着香澄那性感的大腿,甚至于将内裤拉下。

  「喂,快点将内裤脱下来。」

  「是啊,我想早一点看到。」

  香澄持续的呻吟着,疯狂的摇着头,并且痛苦的扭着身躯。

  「等一下!」

  米仓拦住同伴,从特别位起来。

  「你们都是第一次,让我教你们如何对待女人!」说着,取出刀子,割开内裤的两侧,并发出撕裂的声音。

  「老师,想请教你,你是处女吧?」

  香澄看着米仓,看不清楚是不是后悔的泪水,拼命的点头,她想如果告诉他是处女或许不会被强暴…「那麽,我就来好好的仔细的瞧瞧处女的身体。」内裤被扯下。

  香澄全身僵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想死去,连男友都不让他看的阴部,竟然在明亮的灯光下,暴露在五个男孩的面前。

  茂盛的阴毛,以及红润的阴唇,以及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排泄器官。对于初次看到女人身体的奥秘的四人,当然连米仓在内都被这位女大学生的新鲜的阴部所吸引,顿时哑口无言,只是默默的凝视着。

  香澄顿时倍感羞愧,泪水盈眶的同时感到异常兴奋。

  正好和在公园的椅上,初次接受高濑的亲吻及爱抚的感觉相同。

  香澄倍感狼狈,一时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因为被看到阴部。

  不知不觉中,米仓的拨弄使得香澄的阴部及官能兴奋起来。

  「怎麽样,大家都看到了,接下来让我们瞧瞧里面!」「唉哟!」感觉到一阵刺热,香澄从膝到大腿有着电流般的感觉,筋肉抽动着。

  「哇,知道了,她的…」

  「这是什麽?」

  「女人的性感带,即只要这样抚摸她,她会感到兴奋。」米仓慢慢的来回抚摸左右的粘膜,甚至将手指头伸入时,香澄的身体会产生扭动。

  「这是什麽,知道吗?」

  「伸入里面?」

  「不是,这里是尿道口,小便用的。」

  「那,下面呢?」

  「这里是阴部,因为是处女,所以紧闭着。」

  米仓用拇指指着。

  「老师啊,你也自己常常自慰吗?」

  香澄无力的摇着头,已经没有抵抗的力量了。但是相反的官能方面却无法自己控制,如同在乾草上点燃火般的熊熊燃烧着。

  「前辈,这样作的话,处女膜是不是会破?」

  「放心好了,处女膜并不如你们所想像那样。」说着,米仓突然冷静下来。

  「米仓前辈,让我们也摸摸看。」

  「我也忍耐不住了!」

  其中也有露出肉棒,用右手正在自慰者。

  米仓用右手抓住香澄的下巴,一直看着她的脸孔。

  「老师,感觉如何,下部都湿了吧,不害臊吗?」被道出心事,香澄直摇头。

  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被看到而已。

  「啊,真的,好湿!」

  「有感觉嘛!」

  「实际上是来偷看我们的裸体,是吗?」

  香澄感到愕然并试着抵抗,但是四肢皆被带子绑住,完全动弹不得。

  一个人解开香澄衬衫的钮扣,和内裤同样是圆点花的胸罩披扯下,露出乳房,丰满的乳房被胡乱的抚摸着,可怜的小乳头被吸吮的无知觉。

  下半身敏感部位,不是被手指,而是有一极柔软且热的东西所接触,这种和光滑的肌肤触摸不同,香澄内心感到强烈的震惊。

  不知是谁正轮流用舌在舔她的下部,感到有黏黏糊糊的唾液及口水。

  甚至被反绑的双手及脚,都有人正在舔着。

  「老师,不好意思,将你的嘴巴塞住。」

  米仓将香澄口中的内裤拿出,并压在她的下腹部。

  「你看,我要咬了,尽可能咬吧…」

  第一次的男性特别兴奋。

  已经不行了…处女的身体,初次被这种销魂般的陶醉感及交错出现的喜悦所触动。

  香澄已完全失去自我,好几只手,好几十根手指头,然后还有唇及舌,男人依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正在玩弄、凌辱这位性感的年轻女大学生的身体。

  任由口出脏话的米仓,一半是自虐,一半是欲情的爱抚。

  (这一切都完了,完全被糟蹋了)香澄有这样的感受。

  香澄开始奋力的挣扎,大伙儿更加高兴,并且口出秽言的咒骂香澄。

  「上课中那种高傲的态度到那去了?」

  「刚才威风到那去了?」

  「那麽的**润,叫的那麽大声,不觉羞耻吗?」「你看,手指插入时就兴奋…」香澄连想要控制自己身体所表现出淫媚的动作都没有力气。

  倒不如说是在被污辱中,香澄直觉的感到被虐待的喜悦,希望更淫乱更下贱。

  香澄的不自在,而热惰的呻吟使学生们的欲望爆发。虽然美丽的容颜已被泪水所浸湿,但是却被小且柔软的舌所吸吮。

  难以形容的感触及女教师堕落的表现,连米角都想像不到。

  (快吃!老师!)

  香澄闭着眼睛安静的吸吮着这个年轻男孩的肉棒。

  不管如何,这些男孩并未夺去她的处女,当然香澄所受的惊吓是超过这个。

  如果没有破处女膜就不算犯罪,是萌生善心,还是不晓得方法,总之香澄虽被凌辱,但却仍然是处女。

  二、

  被摇开肩膀,睁开眼睛时,看到佐佐露出担心的眼神,总之似乎是昏了过去,五个学生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香澄被遗弃在这充满男人汗臭及香烟味的房间里。刚才并不在意,这恶臭此刻却感觉特别强烈。

  佐佐亲切的抱起香澄,走到屋外,凌乱的服装,俟香澄注意到时已整齐多了,一定是刚才佐佐帮她整理过。顿时对佐佐的看法改变了,直到上车香澄一句话也没问。

  对于心情恶劣的香澄来说出现一丝喜悦。

  「参加完教育委员会,有些东西还放在学校,顺道回来拿。」佐佐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话题。

  「拿了忘记的东西之后,来到停车场的途中,看到空手道房的灯光还亮着,觉得很奇怪,便过去瞧瞧,已经过了七点,怎麽会还有人呢?」于是问香澄说道:「有什麽事就告诉我,随便从那里开始都可以。」「…」「被强暴了吧!」香澄默默的点头。

  「是空手道的学生。」

  香澄再次的点头。

  「知道是谁?告诉我名字!」

  香澄摇着头并放声大哭。

  「到那里稍为休息一下吧…」

  佐佐说着,照样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注现那只在微暗车内座位上的皙白美腿。

  佐佐所带去的是高速公路旁的小汽车旅馆,对于这种地方,即使没来过的香澄也不排斥。对现在的香澄来说,到那里皆可以,只要能休息就好了,因此也就不太在意佐佐的态度,平时的话,香澄是绝对不和其他的男人到这种地方。

  佐佐从车后座拿起一个似乎很重的黑色皮箱提在手上。进入屋内,香澄先去淋浴,当脱掉被沾污的衣服时,发觉到自己没有穿内裤。

  香澄稍为洗了脸,佐佐进到房间时,自己到底是副什麽模样躺在那里,模糊的印象是学生将她的两手两脚松绑后所留下的羞人模态。

  但是学生们绝对不会帮她整理衣服,从衬衫裸露出的乳房,当然连裙子被拉上来的腿部到阴部都被看见了。

  对于给予帮助的女人不存怀疑心是不大妥当,对于眼前半裸且已昏厥的女人,普通的男人会有何感觉呢?特别是对方是平常就盯住自己的人,难道不会起邪念吗?由于是丧失意识,所以要强暴是很简单的事。

  如此说来,当时确实感觉到佐佐的左手有伸到裙子里面。

  香澄慌张的摇头。

  (我在胡乱想什麽,太失礼了,对救我的先生有如此的想法,我太多心…)明亮的浴室内,香澄将学生沾在自己肌肤的汗水及唾液完全的洗尽,但是再怎麽洗总觉得洗不乾净。

  张开两脚,用手指清洁一下阴部,由于遭水的冲洗,阴部显得格外鲜红。

  这里被窥视、虐待,甚至于被舔过…

  想到此,再次感到震惊,阴部顿时疼痛起来。

  用小指稍为的抚摸阴唇,感觉一阵舒服浮上心头,热水滴打在美丽的肌肤直叫人要抽搐般的打哆嗦。

  (怪,会有这样的感觉)

  香澄几乎没有手淫的经验,高中时代,由于好奇,曾经有过二、叁次,一点也不觉得舒服。和高獭初吻的那晚,终于手淫,虽然当时是有相当愉快的感觉,但是还未达到情欲的高潮。

  为什麽今天的那时会有这样的感觉?

  字节数:19712

  【完】

  

上一篇:女子高中_校园情色_ 下一篇:乳此女校长_校园情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