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匆匆那些年 】(1

【匆匆那些年 】(1




              第一章我愿意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1999年那年我十六岁」……   林肯和冰坐在冰的车里,气氛被回忆炙烤着。   林对冰说「如果可以我想回到1999那年我十六岁以为只要努力世界都是
我的哎」林的一声叹息内容很多   冰并不能理解多少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时的年少轻狂。   「我很喜欢你的字和你认真写字的样子那时你很优秀而我又是那么普通……」
冰的头有点低直到听到了林嘻嘻的笑声   她抬头看过去,带动卷发轻漾她看到他也在看着她的眼睛静默只有呼吸在鼻
翼经过的颤动静默着的十秒仿佛二十年那么久 .   她等着那颤抖的嘴唇给予温暖。   「人生就是这样,身不由己。人只能活一次为何要忍着自己的欲望做道德的
傀儡,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后悔但是这与我之前的价值观相左。」   他犹豫了些许摇头说「呵人真的是很矛盾的动物啊,我走了」。林打开车门
正要离开留下无奈的遗憾,他想她挽留又怕。   冰下意识的抓住了林的左手迸出「别走」两个字。林不记得当时冰用多大力
气把他拉回来只记得狂乱的心跳和热情的激吻。   他摸着冰桃园之地咬着她的嘴唇。慢慢融化了她。最后在她动情呻吟的时候 ,
林停住了。冰激动得要叫出声了,在那一刹那。   冰睁开眼睛未知何故地看着林。林右手坚决果敢地握住了她的脖子控制了她
的呼吸,渐渐的她感到眼睛慢慢地开始充血有些眼泪但是她没有反抗只是莫名地
看着面前的人,双手不安地放在那只卡在脖子的大手上面。穿着长靴紧身高弹黑
裤子的一双长腿激动地颤栗不已。   她想臣服的欲望等待着洗礼,她相信林是基于二十年的了解,他们之间的故
事太多太多。松手呼吸马上再握紧,林就这样看着冰,冰也望着对方,充满了乞
怜。   「做我的奴吧」冰终于等到了想要的命令。   控制冰手松开了,林在等着她的回答,冰因为缺氧和控制呼吸,眼泪在双眸
之间打转,同时闪动着饥渴的欲望,正如下体流淌的热流。一个点头一声轻「嗯」,
她把自己交给了林。   她完全相信他,享受着被控制的乐趣。这种乐趣源自不受控制的未知恐惧,
和羞耻的刺激。同时她知道这是能让她到达快乐彼岸的那个摆渡人。这一次她选
择做快乐的信徒。   冰依着林看着夕阳在林间滑落,放空自己的思绪,闭着眼睛幸福着。   林走后的很久,冰才驱车回家。他们都是有爱人的彼此,又是那么寂寞的两
个人。               第二章冰玲秋雁   冰的网名叫冰玲秋雁,她是个倔强的女人要强,喜欢大雁一样的游过秋天的
晚霞,傲视大地,又不失冰雪一样的纯与伶俐 .   他们认识的时候才十三岁,正是林黛玉进大观园的年纪。   女孩子发育早,那年她高高的梳着辫子,头发又多又黑。   她坐在林后面,那时候林学习很好,而她好像还没开窍笨的紧。   小孩子总有些矛盾,一天放学她对林说要找人抽他。林好害怕但是还装作不
在乎的样子。   之后一些时候林会帮助她一些,只是更多的时候冰在和男朋友在约会。女孩
子早熟,十三岁林个子还没有她高。她只是偶尔关注他特别是他写字的样子认真
的模样,字很有力道很舒展吧。   98年林上了重点高中,她留校读普高。一次同学聚会后,知道彼此的联络
方式就开始写信。那时候还没有电话。林很享受有这样一个算是仰慕者的异性吧。
虽然他从没有想过以后,他以为她的男朋友多到不可能轮到他,或者说他以为以
后会有更好的更专一的女人等着他。他在不断前行。   有时候他们会越在一起,写写作业辅导一下功课。感觉他的身体长大了结实
了在每次拥抱的时候,那是一种可以依靠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在她身上是暖的是
热的很舒服。   她从来也没有告诉过林这些,和林一样。   林后来跟她说起那时抱着她感觉的是软软的幸福。可那是个懵懂的年纪 .他
们什么也没成为谁的谁。他们有各自的恋人或是喜欢的人,那时候的音乐是你在
我心里是最美……羽泉的声音。就像灿烂的春夏之交。   高中的时候冰被一个补课老师家教的时候给上了,虽然有点喜欢这个男老师。
但是第一次还是撕心裂肺的疼。而这些林一直都不知道。   世纪之初,林考上了新疆大学,只有在那里才能以他的分数得到一本的学位
证。冰就读在一所本地的大专。她很努力也从来不缺男朋友,她伶俐又擅长魅惑
的眼睛厚厚的唇总是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一个暑假林联系上她,那时候林很孤单。上外地的大学让他失去了一些重要
的人。冰陪了他一个晚上,他像个孩子一样吻着她的葡萄入睡了,就躺在她的臂
弯里。   冰真的很喜欢这个男生。可是自己又有那么多的过去,换个思路吧有这样一
段经历也不错,很多时候冰是这样开解。   冰有一次去火车站是送的林,穿一条碎花的白裙子,淑女极了。   而她的这个形象也深深的定格在了彼此的年轻记忆里面,无论如何也挥之不
去,每次想起都会在嘴角洋溢出微笑。没错年轻真好。   在火车开走的很长时间里,林都感觉所有一切的美好都被抽离了一般,他很
难过。此后他们很少联系。   那时候QQ都有了彼此的联络方式,无聊的时候他们也彼此挑逗一下发泄一
下旺盛而无用的体液。直到林也有了女朋友可以做很纯洁的男女关系之事的时候,
他们就很少联系了。   「你们在一起都怎么爱呢?」她很久以后问林,在为他口了之后。「那时候
年轻体力好一晚上可以四五次也没什么技巧」林若有所思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他
的液体在冰的口里被她舔舐干净并给他一个邪邪的微笑。冰喜欢含着林的蛋蛋抚
摸他的菊花,偶尔慢慢地吮吻他的大腿根。林总是能被她服侍的发出「嗯嗯」的
满足声音。               第三章她的老公   冰的婚姻之路也算坎坷,在帝都一个大专的文凭加上农村的出身,纵使有一
些姿色也被滥交之名所累。快到三十岁的时候才通过介绍嫁个了一个附近城镇的
胖子。   她两个站在一起有种大象和长颈鹿的喜剧感。这个胖子叫付伟,貌似胖子叫
伟的比例还是很高的。外表忠厚实在是傻奸,多没主见绝大部分是听他妈妈的指
导。   即便是小城镇蜗居的这个婆家还是看不上冰,这点让冰很是气愤不过。婆媳
关系很是不好,加之多年未见有喜。婆婆更是一个好脸色都没有。   晚上付伟洗过澡,看着一身红色睡衣的冰雪肌盈盈不可方物下身的旗帜就不
自然地升起来了。他撸了几下示意给老婆看,「老婆,你看它已经受不了了!快
来吧咱们做做运动」   「别捣乱,我这看股票呢!~ 哎你别哎呀你等等啊别动我我我自己来」   二人一通颠鸳倒凤,冰才刚刚有些红晕爬山俏脸。只觉得肥胖的老公一阵哆
嗦「喔……喔……喔……」迅速膨胀的小蘑菇在她体内更加迅速地溃败,在这个
时候,冰总是狂摆美臀寻求那残存几秒的刺激。直到付伟死死的抱住她,她晓得
今晚他不行了。   冰多数情况下得不到高潮,比起之前的男朋友。付伟确实是是属于比较差的,
人胖鸟小。被他一压什么感觉都跑了。相比较之下还是自己自读的逞心如意。或
是在付伟睡着之后或者是在浴室,冰总能找到合适的机会用灵巧纤细的手指安慰
自己。   冰的下面的毛发很多,这让她曾经很苦恼。不过从大学开始她就养修剪私处
毛发的习惯了。现在看上无论是形状还是浓密程度都比较让她满意。她喜欢在洗
澡的时候修剪它们,修剪后用手指抚摸她快乐的源泉,两侧山谷边的平摊之地要
多加抚慰,直奔主题只能令快乐少得可怜,她深知快乐要逐渐累积才会有喷射而
出的刹那巅峰。   左手食指和中指来回摩擦着两侧,右手想象着一个纯黑的理想爱人在抚摸着
自己,从额头脸颊划过玉颈揉搓香肩拂过美锁撩动腋下抚动测乳推揉乳根乳晕乳
沟长长指甲的中指抚摸完美曲线的美丽脊背的深深沟壑,快乐的神经沿着那沟壑
通一路流向神秘之地 .最后五指在乳房周围推挤,她已不自觉地发出动情的嗓音。   她闭着眼睛,想象着那只坚毅的黑手攀上了她不算大却还算挺拔的乳房,小
巧的乳头颜色偏黑小烟囱一样地挺立。那只手食指和拇指拧起来她左侧的乳头,
开始毫不留情地蹂躏,每当这个时候。她自渎的左手就开始加快速度照顾下面的
小妹妹了。   一根手指插入逐渐地增加到三根,大拇指搓揉着阴蒂小拇指时有时无地照顾
着会阴部分。其余的三根手指全部纳入到温暖的港湾。激烈的时候左手总是要换
成右手,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来临。   进进出出翻江倒海,冰终于泄了出来。她咬着沾满体液的左手发出呜呜的快
乐奏鸣曲,右手则安慰着收缩颤动的蜜穴。   付伟很少懂女人的这些,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没有离开他妈的照顾范
围,自私自利的死胖子,这是冰后来对付伟的总结批语。   冰在一家研究院做财务工作,付伟则在一个国企做销售。付伟没什么压力国
企奄奄一息,等着买断或者被重组整合。   大多数时间付伟还是挺听冰的话,当然老妈的主张在的时候全面倒戈无条件
听老妈的。冰和他接吻的时候总有种给孩子喂奶的感觉。   他们租住在离付伟比较近的地方,是婆婆给他们找的住所里面。也是婆婆的
势力范围内。   就这样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年,冰在婆婆的势力范围里战战兢兢愈发自在。               第四章第一次   冰雁真名叫零,非常简单的0。她在自己的房间把玩着林给他的身份戒指,
那是一个乌金纯黑的戒指,白色的M5字样最为醒目,5写的比较小是角标。左
右两边是一些奇怪的文字,像阿拉伯文字,很短,黄金一样的颜色,文字是嵌进
去的,表面很光滑。她拿在手里,套在食指上并拢手指左右摆弄,还是很漂亮的,
她自言自语对着镜子神秘的微笑。   林要求她准备好见他的时候,右手手指佩戴这枚戒指。那时候他会告诉一些
规则在他们的关系里。   今年2月的上旬正是帝都最冷的时候,冰收到了林的邀请。那是一封神秘的
E- MAIL纯黑的信纸,阿拉伯文字的神秘文字。简短的命令:「S0:7月
26日周六下午一点,拉斐斯城堡酒店。A栋,318房间。穿长裙,高跟鞋。
记得带上戒指。   S林。   冰看完邮件,发现它自动的消失了。甚至她以为自己幻视幻听了。但是她马
上意识到这是真的。但很快她又开始失望起来,因为现在才不到三月,还有整整
五个月啊。这让她很是着急,但是这不影响她把这个约定记在手机日历里。   很多时候冰想联系林肯,却发现无论还是短信还是电话总是无人应答。通过
朋友也无法找到其他联系方式,自从他从新疆回来充满了神秘,这点她也有感觉。   等待是美妙的,也是残酷的。最开始冰开始回忆她们之间的种种往事,从两
小无猜,到情窦初开,再到分隔两地各自成家。   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回忆那此戏剧性的见面。她亲口答应做林的奴。听从
欲望的召唤。那个画面不断在她脑海里反复播映,而她下面则每次都湿得一塌糊
涂。没人的时候总是想象着林强壮的手指卡在她的脖子上,窒息带来的性快感让
她的手指不由得滑向桃园,内裤和肌肤的边界,不断的向欲望高点「挺」进。   剩下的时间她则开始,注意自己的身材、衣服、化妆、内衣等方面,甚至就
连私处的毛发和颜色也被她仔细的关照过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在镜子前面双手
叉腰,轻摆翘臀,看见洁白无瑕的玉体,坚挺的小馒头,整洁的私处,以及俏丽
的容貌才露出满意的微笑。   没错,她像一个初恋的女孩子一样,想把自己最美好的方面展现给真爱的那
个人。   剩下最有一个月的时候,她则开始幻想她们的第一次,林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会做一些下流的事情吧,会捆绑住她然后鞭打她的下体,还是会蒙上她的眼睛用
冰块或者尖锐的金属刺疼她的感觉神经,会不会让她外出暴露羞辱她,更或者她
会不会安排其他人轮奸自己。所有的想象在每个夜里撩拨着她的情绪,哪怕是她
和付伟在例行公事的时候。   想象是最好的春药,冰在付伟身上像个骑手,策马扬鞭。她闭着眼睛仿佛自
己揉搓乳房的双手是属于林的,他果敢,坚毅,控制着她的所有。   她是林的小兔子,是她的美奴,她会做林要求做得一切,她知道,她会的。   要来的日子终于来了,那天周六,天气阴雨。她跟老公说自己要去拜访外地
来京的客户,于是开着她的红色江南和悦小车来到了拉斐斯城堡酒店。   那是一座在温玉河畔的涉外酒店,档次之高不在话下。冰看着中心绿色草地
外面半圈洁白的罗马柱,雄伟高耸的欧式城堡建筑。   冰心理充满了狐疑,林的家境她是知道的,至于他现在的软件工作也不足以
支持这里的消费啊。   她感觉自己像在梦里一样,脚踩着棉花一样,推开三米多高二十公分后的木
门伴随着木头摩擦的嘎嘎吱——的声音,大堂女服务员恭敬地弯腰欢迎。她纯黑
的PUMA高跟凉鞋踩在质地松软的地毯上,带她来到318房间,她伸手敲门
却发现门是开着的。她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好奇地走了进去。   里面没开灯,窗帘是拉上的。她正要寻找电源开关的所在,门在背后被很快
的锁上了。还没等她来得及回头,一个健硕的环抱把她紧紧地锁住了。「啊!」   她吓得尖叫了起来,随后那个男子在她耳边嘘了一下。她知道那就是林,她
的心跳的好快。   林赤身躶体,强健的身体,铁一样的胳膊环绕着她,下身如棒球棒一样顶在
她臀背之上,没有语言,没有变态的调教。   林剥光她的衣服,享受着她的肉体,就像个真正的恋人一样,吻遍她所有敏
感的部位,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插入他坚硬粗壮的肉棒,真的好大啊~ 冰差点叫出
来,似乎还有一些突起在刺激着她的肉壁,伴随着林一次一次的征讨与伐戮。冰
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指甲深入林的后背肌肤。   在冰颤抖的身体尚未平复的时候,林继续了他的征程。漆黑的房间里,强壮
的爱人让她忘了时间忘了空间,任由林的予取予求,最后冰精疲力竭的求林射了
出来。射在她平摊的腹部。她还没来得急去洗洗就昏昏的睡着了。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魔鬼老师】 下一篇:【空姐的恶梦之李芸篇】(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