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救救我吧作准:不详

救救我吧作准:不详



              ∪救我吧


作准:不详
字数:0.3万

  在写这篇文章的现在,我的屁股还是肿涨的,我是跪着写的,虽然已没有下午时那么痛了。但是可能等他回来,又要挨打了。

  我的屁股,准确的说是臀部,是这些天来,天天被我的儿子,亲生的读大一的儿子打肿的。

  我今年39岁,儿子19岁,四年前,在儿子刚满十五岁时,我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那是在我和老公离婚半年后的一天,导致我离婚的一个情人,趁中午下班的空儿,来到我家,我们在卧室里做爱,儿子回来了,儿子中午都在学校的,也许是命,那天竟鬼使神差的回来了,正好被他看见我和情人在做爱,偏偏那男人又是个变态的,一边用背入式在后面干我,一边拿根茄子捅我的肛门,我被他干得趴在床上直翻白眼,而这一切都被儿子看到了,他踢开门,情人逃走了,逃走前还射了精,儿子愤怒的将枕头砸向我,就追出去了,而我还处在迷离晕眩状态,大口的喘息不已。

  儿子追不上,冲回来后,我还在床上没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操昏头了还是吓呆了,下体一片湿漓,前面阴道流精,后面肛门插着根大茄子。

  我的狼狈不堪让儿子怒不可遏,他扑过来掐我的脖子,想要杀死我,我被他掐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儿子正在狠劲的操我,看见我醒来,他又掐我,直到我再昏过去,我不知道被他操了多久,掐昏了几次,等我最后醒来时,天已黑了,家里黑沉沉的,下体涨痛不已,我打开台灯,只见阴道里被插了两根黄瓜,还有一小截布状东西,屁眼依然插着那根茄子,我费力拔出那些插在身体里的东西,浑身痛得直抽搐,整个下身痛得没了感觉。塞在我阴道最里面的是一条白色的内裤,当我把它拉出来时,阴道里一些白色红色的液体也涌了出来,内裤上也粘满了。

  儿子已不知去向。

  我去学校,前夫,儿子同学处都找不到,过了一个星期,儿子才回来。
  他回来后整个人变了样,不再理睬我,我请求他原谅我,可他冷冷的表情象刀子一样,看我的眼睛里充满了鄙视和厌恶,我时常在夜里哭,那段时间情人也有电话来问候,可都被我歇斯底里的哭骂了回去。

  家里象一个冰冷的大棺材,我受不了儿子鄙视的眼睛,想到过死,但那时儿子才上高一,我不能就这样撒手而去,尽管他看不起我这个母亲,再也不要我这个母亲,可我还是不忍心丢下他不管,我考虑了很多,想等到他上了大学,离家后或者大学毕业后,有了稳定的工作,我给他留下一笔钱,让他能自立,我就永远离开他,离开这个世界。

  这件事过后约摸一个月的一个晚上,是暑假的一个晚上,儿子照例不在家,自那事发生后他就经常有时一两天也不回家,我也不敢问他。

  应该是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是儿子回来了,知道儿子回来,我略略的安了心,虽然儿子不要我了,但哪个做母亲的人不掂挂儿子的呢,知道他回家了,我宽了心,很快就睡着了。

  我在睡梦中,突然房间的灯亮了,我睁开眼,只见儿子闯了进来,他光着上身,一进来就直接跨上床,掀开我的毛巾被,因为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没等我欠起身,他就把我推到在床上,掀起我的裙子就剥我的内裤,我又惊又怕,问他要做什么,他根本就不理我,鼻子里哼了一声,很快就剥掉我的内裤,用力把我的两腿分开,一手抓我的乳房,一手脱他的内裤,很快,我就看见他的阳具暴挺怒立着,我用手推挡,求他别这样,他恶狠狠的把我的两只手抓住,按在肩膀的两边,挺着鸡巴,凶猛地向我的阴道插去,在他的阳具没入我阴道的瞬间,一阵轻微的疼痛,伴随着一丝羞耻感和阴穴被填满的充实感,我的眼泪滑下了脸颊。

  我闭起眼睛,任由眼泪不停的滑落,任由儿子在我体内驰骋,我没想到他再理睬我的方式是这样,他放肆的用手揉玩着我的乳房,轮流地舔亲我的两个乳头,我努力使自己不要有快感,可我的身体却不听头脑的支配,我感到乳头慢慢变硬,阴道在儿子的抽插下不争气的流出爱液,身体也逐渐发软发热,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突然儿子狠狠的抽了我个耳光,我痛得睁开眼睛,眼泪直涌出来,只见他凶恶鄙夷的骂道:臭婊子,看你那骚样!说完拔出本来插在阴道的阳具,举高我的屁股,簌的一声插进我的屁眼里,又快又猛,肛门毫无准备,一阵撕裂的疼痛使我上身整个弓起来,他不等我有半点缓劲,就把我按倒,猛烈的抽插起来。
  我痛得大口急喘,哀叫连连,儿子充满一种复仇的快意,一边猛烈的插我一边骂道:我干死你这个贱货!你不是发骚找操吗?我就操死你,操烂你个抽比!
  我的肛门火辣剧痛,象被撕裂了一样,越挣扎痛的就越历害,我求他轻一点,慢一点,可他根本不顾我的死活,我越痛苦他越开心,我的头在枕头上摆来摆去的大声惨叫,儿子象疯狂了一样,我不知道他抽插了多久,每一下都桶到了肠子里,整个屁股都要裂开了,随着最后一阵猛烈的狂插,他象野兽一样吽叫了几声,跳起身来握住他的鸡巴,对着我的脸,热哄哄的精液象机关枪一样,射了我满头满脸。

  从此,儿子就变着法地折磨我,而我,象赎罪般的忍受他的折磨,慢慢的,他有时发泄完后,也会轻轻的亲我一下,而我就感到无比感动,只要他能稍微对我好一点,我所受的所有罪,都会觉得是一种恩赐。慢慢的,我也在他的折磨下获得一种受虐的快感,儿子的花样很多,经常意想不到的把我掀翻在沙发上,抽我几耳光,然后和我深深的接吻,有时我在橱房做饭,他会很温柔的在后面抱着我的腰,和我耳鬓厮磨,有时候又会在看电视时突然扯住我的头发把我摔在地板上,要我为他口交吞精,他有时会用绳子把我捆起来强奸,会有时用皮带抽我,然后又充满怜爱的流泪舔吻我的伤口,他要看我下蛋,就用网球塞进我的阴道,他要我喝他的尿,在我洗头发时向我头上撒尿,用尿来冲洗洗发液,有时他在做功课时,口渴,就让我撒尿在杯子里给他喝,有段时间,他嫌我的尿不好喝,就连续灌我喝破,然后尿出来给他喝,常常醉得我一塌糊涂。

  去年,他又冒出来个鬼念头,要吃我的奶,常把我两个乳头吸得生疼不已,可是还是没有奶,他就说要把我肚子搞大,说怀孕了才有奶,可是我已放了环的,有一天,他就用铁线做了一个钩子,说是要为我取环,我再三解释恳求,说这样会把子宫刺穿的,他才悻悻做罢,他经常不甘心的摆弄我的乳房,愤愤的说,这么大的乳房,里面一滴奶都没有,不如割下来炖来吃算了,那段时间我心里真是很怕这种生活一直到他上完高中,他上了大学后,我总算解脱了,可一个人的寂寞,却让我常常怀念儿子,常常怀念那段他折磨我强暴我的时光,因为我也从儿子的施虐中获得了很多快感,而且是超强的愉悦,记得有一次他拿针刺穿我的乳头时,我剧痛之余全身有一种畅快淋漓的快感,下体居然喷出液体,可我不敢跟他说,怕他以后不停的用针刺穿我,我怀念他对我的施暴,怀念他的阳具在我阴道和肛门的抽插,怀念他精液的味道,甚至他的尿的味道,记得有一次他用皮带抽得我浑身是伤,然后让我为他口交,一遍遍的干我的嘴巴,在我嘴里射精,然后用精液涂抹我的伤口,为我疗伤。

  我日夜等待,等待他的假期到来,等他回来,可是这次假期他回来,我发现他情绪很低落,原来他交了个女朋友,却在假期前分手了,他很爱那女孩,我心里酸溜溜的,想劝解他,他拿我发脾气,说我的乳房虽然大,却没她的坚挺有弹性,我的阴道没她的紧,说我的肛门一只拳头都放得进去,还骂我是臭B。前些天,我去收租金,离婚后我一直没去工作,靠几个物业和一间酒店的租金生活,回来的晚了一些,他就大发雷霆,这些天,他每次干完我之后,就用板子打我的屁股,说我是个坏女人,每次被他打完,我都痛的几天不能坐和仰卧,最近,他说要把我的屁股彻底打烂,看我还去不去勾引男人,这半个月,我基本上都是趴着的,有时痛得连在家里走路都不行,要爬着走,他经常要揭开我的裙子检查,看看屁股哪一处稍有好转,他就又用板子和藤条把它打烂,直到打出血。他说了,要我的屁股烂到他回学校为止。还警告我打的时候不能哭,打完了还要笑,否则就要将我的乳房如法泡制,也打烂。

  现在离他回学校还有大半个月,我该怎么办啊?谁能救救我?

               全文完


上一篇:[我成了教材][完] 下一篇:【大奶妈咪女教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