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女爵犬】(0

【女爵犬】(0



  这是个昏暗的午后,天空被乌云所雄霸着,一名秀气的男子拉着一只小型的
行李箱,他步出一个叫左野户的车站,这是个很偏僻的小村庄,男子看了看手中
的信嘴巴念道「还要再坐三十分钟的公车才到啊,还真是偏僻中的偏僻,不过看
在能有月薪五万又包吃包住的份上就走吧,谁叫我被裁员又被房东给轰了出来呢。」   话完便走到公车站中,售票笑脸迎来问道「请问你要去那呢?」   男子说道「帮我打一张去巴姆斯堡的车票。」   售票员说道「好的,请稍等。」   过了好一会后她递出一张票说道「三十元谢谢. 」   男子从口袋中掏出了三块铜板交给了她后收下票来说道「谢谢. 」   售票员一边收钱一边说道「请从右边上六十五号车便可前往巴姆斯堡,还祝
你旅途愉快。」   男子说道「谢谢. 」   过没五分钟男子便看到一辆打着六十五号的公车开进公车站,於是男子拿起
行李箱走上前去,坐上公车后又过了约三十分钟,公车停在一个中古世纪古堡一
般建筑物的外墙前,司机说道「巴姆斯堡到。」   男子喔了一声便匆匆拿着行李箱走了下车,他将行李箱摆在地上后便用拉的
方式拉着行李箱,走了约两分钟终於来到一处铁条相嵌成的大门前,门的那头早
有一辆黑色加长型的礼车等着了,而车边则站着一名高大壮硕的男子,男子走到
门边看了看手中资料再看了看门边的门牌,他念道「是这没错了但怎么进去呢?」   内边的壮汉看到他便走上前来说道「有事吗?」   男子便从怀中取出一封横式的信来说道「有人介绍我来这工作的。」   壮汉接过信封只看了看信封外皮便点了点头说道「请等一下。」   话完便将信交还给男子,之后便将门打了开来,说道「请进. 」   男子喔了一声便走了进去,来到里面后,壮汉先从男子手中接过行李箱将它
放进礼车的行李箱中,之后便把门关上,接着说道「请上车。」   男子喔了一声后便钻进后车箱,怪怪,加长型的车就是不一样,车中居然连
小型冰箱和制冰机都有,不过男子本就不喜欢喝酒所以就没去理会这些,壮汉进
了驾驶座后便发动车子,车子在穿过一小段树林后便来到一座相当华丽中厅花圆,
光从大门到建筑物又花了约十分钟,好不容易到了建筑物后,壮汉先行下车并帮
忙将行李箱拿了出来交给男子,男子谢过后便走进建筑物中,那宽广的客厅与各
式各样名贵的摆设都让男子看的是眼花撩乱,就在这时一名身穿华丽的女子走了
出来,年约三十有五的她看上去还是保有妙龄女郎般的细嫩肌肤,与面孔,女子
走了出来,男子连忙上前说道「您好,我是…。」   女子好像不喜欢听他那男子的声音只见她转过头伸出手来说道「介绍信!」   男子喔了一声后连忙从怀中取出介绍信交给女子,女子接过信后便走到内边
的长沙发上坐了下来,她看了看信说道「你是娜雅辛女爵介绍的?」   男子说道「是的。」   女子说道「你跟女爵是甚么关系?」   男子说道「我在女爵那演过几齣戏,因此认识的。」   女子拆开信来看了看,只见她嘴角翘了翘说道「你都是以女装上台?」   男子低下头点了点头,女子说道「抬起头来。」   男子不敢违抗便抬起头来,女子走了上前看了看说道「的确挺秀气的,化上
粧定是个美人胚子,恩不错. 」   男子被这样说的不知怎么回话,只能礼貌的说道「谢谢. 」   女子说道「你有饲养过动物的经验吗?」   男子说道「有的。」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这的工作就是希望你能帮我饲养动物,我开出
的报酬是,刚开始一个月六万,包吃包住,这屋子内所有的东西都能让你自由使
用,让我满意自然会再往上加薪,这么说,你还满意吗?」   男子说道「这以是相当好的报酬…。」   女子说道「慢!有好的报酬自然也有我要求的条件,我的条件也很简单,第
一,从你同意开始工作起只准你穿女装,包括化妆,这我会亲自帮忙,第二,你
的活动范围只准从中庭花园以后到主屋后边的游泳池,这之间,当然这屋子上到
下都是你的活动空间,第三,从你同意工作后,我不希望再听到你男音,还有你
也不能再与外界有任何联络也不能要求,就这三项要求你能做到吗?若能就在这
张契约书上签名吧。」   说完女子便拿出一张契约书来摆在男子面前的桌子上男子拿了起来看了看「
我愿从今开始成为牧卡丝雅女爵的私人饲育师,并严格遵守女爵所订之条件,并
尽自己所能用心好好的调教饲育女爵所委託的动物,立约人:…。」   一男子看了看想了好一会后,终於拿出笔来在立书人那签上名字,只是他万
万没想到这一签确是需要付出相当大代价的,当然这是后话。   牧卡丝雅女爵见到他签上后很满意的对这站在门那边的壮汉点了一下头,壮
汉便回点头后走了过来,牧卡丝雅女爵对男子说道「你就先和松一起下去休息吧,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也够你累的了。」   男子说道「好的。」   话完便和松一同走去一间房间中,房间十分宽敞,书桌、椅子都是相当华丽
的高级木材所做成,床更是上等天鹅绒所铺着,浴是是紧连房间的,浴室所用的
也是相当华丽的大理所砌成,男子脱去全身衣物后显露出他那白晰肥瘦适中的身
材,但下体那明显的东西说明着他的性别,他站在全身镜前看了一下后苦笑一下,
便进浴室了,只是说也奇怪这才没泡多久,他就感觉到一阵昏昏欲睡的感觉,他
试图强打起精神来,但那只是徒劳无功的做法,不一会他还是昏睡在浴缸之中。   过了良久,他才醒了过来,只是醒来的他并不是在浴缸中,而是在床上,全
身赤裸的他躺在被天鹅绒所盖着的软床之上,相当舒服,他掀开被子,爬了起来,
感觉到身体很舒服并无任何不适,也就没多费心去管了,就这时他看到一旁的长
椅上放着整齐的女用衣物,从内衣裤、裤袜、束腰长裙到皮上衣在衣物旁还多了
一件一般武术运动未防对手不慎攻击下部时,所穿戴的护具,他外表挺像是橄榄
状的碗,能将男性外部器官整个盖住,再透过运动绳绑好,这一来是做到保护做
用,但二来也很难胡来了;在衣物边还搁着一张纸,他拿了起来后看了看「你早,
请先换上这些衣物,之后对门敲三下,过约五分钟早餐便会送到你房间中。牧卡
丝雅女爵」   男子摸了一下鼻子苦笑了一下,好在他常参加反串的表演活动,对穿女装算
的上是难不倒他的,加上他天生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上女装就有七分像,在
全身镜前他左看看右瞧瞧,觉的满意之后才去敲房门,果真过约五分钟后,房门
外反传敲门之声,男子记起女爵说过的条件,於是他掐了一下音轻柔的说道「请
进. 」   也不愧有演员底子的,那声音听上去还真像女子的声音,不一会门开了牧卡
丝雅女爵推着餐车走了进来,男子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怎么好意思麻烦女爵亲自
送早餐呢!」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这没甚么我也想早点看看穿上女装后的你是何模样!这
才自己送过来了。」   男子站直身子让牧卡丝雅女爵看个仔细,只见她点了点头说道「的确不错,
对了!听娜雅辛女爵说你有个女子名叫赛维娜,是吗?」   男子点了点头,牧卡丝雅女爵说道「那好从今日起你就叫赛维娜吧。」   赛维娜说道「一切听女爵的。」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嗯那先吃吧,吃完了我好帮你上粧,你也好准备开始训
练了。」   赛维娜点了点头便坐了下来,在简单用过餐点后,牧卡丝雅女爵便拉着赛维
娜到一旁的梳妆台前,温柔且仔细的帮赛维娜上妆,过没一会一名美艳的女子便
产生了,牧卡丝雅女爵看了看,微笑着,看来她相当满意自己这件艺术品,於是
便拉着赛维娜的手走出房间,由於赛维娜的房间位在二楼所以两人便一同下楼,
就在走在楼梯时,赛维娜突然看到在松旁边跪趴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妙龄女子,女
子绑了个马尾头发,乖乖的跪趴在那,这时赛维娜的脑中快速的浮现许多创作大
师的文章,她开始有股奇怪确又兴奋的感觉拥上心头,随着楼梯的一步一步下降,
那女子的身体也一步一步的明显,那肥瘦均匀的身体,那美艳清秀的脸蛋,那白
晰诱人的肤色,那是件相当美的艺术品,当走到她身边时,牧卡丝雅女爵说道「
她叫小可,她就是我要你调教的母狗。」   说话的语气与音调,平淡而确定,就好像说的只是件很普通的介绍宠物一般,
看的出来牧卡丝雅女爵是说真的,并非玩笑话,赛维娜吞了下口水,她看了看女
爵再看了看小可,牧卡丝雅女爵走了过去从他背后靠了上去,在她耳边说道「放
下你男子的性别,别被欲望所左右,把自己当个真正的女的,把她当成是需要并
渴望被调教的母狗,拿出你的本事将这只母狗调教成更好的母狗,我相信你做的
到的。」   牧卡丝雅女爵的声音低柔且充满一股魔力,如镇魂曲一般的稳住了赛维娜不
安的灵魂,赛维娜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后问道「那女爵想要我把她调教成怎样
的母狗?」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渴望服侍主人的性奴犬。」   赛维娜说道「专门服侍女主的吗?」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不分男女主。」   赛维娜疑惑的问道「但这没有男的辅具啊?」   牧卡丝雅女爵笑了笑说道「松不就是一个最好的男性辅具吗!」   赛维娜看了看那正将一只手平压在腹部鞠躬的松,之后赛维娜便说道「我明
白了,我会尽力做看看。」   牧卡丝雅女爵点了点头. 二说起小可的背景也非比寻常,她的父亲可是当年
叱吒商界的雷鸣霍克公爵,只是鬼异的是在小可六岁之时,一场扑天盖地的灾难
将雷鸣霍克家族的成员毁於一旦,只留下小可一位小女孩,牧卡丝雅女爵见其可
怜便将雷鸣霍克家族的产业与这唯一的女孩收到名下,只是牧卡丝雅女爵并非把
小可当人一样的教养,而是以母狗的方式调教着,这一养就是十二年过去。   所有的工作都会有个所谓的试用期,对於牧卡丝雅女爵来说她私有的调教师
其试用期的任务就是调教小可,毕竟若连完成品都没法调教那如何谈的上是一名
称职的调教训练师呢?介绍完了之后我们再回来看看新的调教师赛维娜的表现吧。   当她说完话后,她拍了拍手说道「小可乖,过来。」   这很清楚是下移动的指令,只是你喊你的,人家狗儿要不要赏脸那就还得看
人家的心情了,很明显,小可心情不佳,依然跪趴在那一动也不动,赛维娜摸了
一下鼻子便站了起来问道「请问女爵,小可,可有喜欢吃的东西?」   牧卡丝雅女爵向松点了一下头,松回了礼之后便走到厨房,不一会他回来了,
手中拿的是一盘切成片状的孢鱼片,这富豪人家吃的就是非比寻常,赛维娜接过
盘子后说道「谢谢. 」   话完便从盘子中拿起一片孢鱼在小可面前晃了晃说道「小可想吃吗?」   小可一见到是自己喜欢的东西自然高兴的汪了几声,,赛维娜说道「那好,
过来我这边。」   这回小可很乖巧的爬了过来,当小可爬到赛维娜脚边时,赛维娜便把手中的
孢鱼给了小可吃,但没想到,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小可,想吃的不光光一片,而
是赛维娜另一手中的那盘满满的孢鱼,於是她一耀想夺取那盘肥美的孢鱼,但她
快赛维娜更快,在小可出现怪异举动之时,赛维娜便快速站起身来,并用空出来
的手顺势打了小可一个巴掌,说道「坏狗狗。」   事迹败露又招到处罚的小可,低鸣的叫着,其状可怜,赛维娜把盘子暂交给
松,蹲了下来说道「小可乖,那一盘都是你的,只要你听话,我就会给你,不然
你非但吃不到还会被打知道了吗?」   小可点了点头,赛维娜笑了笑,不过这言语上的承诺,赛维娜并不会十分的
相信,她向松讨了狗链,松点了一下头便先将盘子交给赛维娜,自己离开了一会,
不久他拿了条狗炼回来,赛维娜用盘子与他交换了狗链,并顺手拿了一片,之后
蹲下身去将狗链在小可面前晃了晃说道「小可乖,我把这东西系在你颈上,若你
乖乖的那我就赏你一块,明白吗?」   小可点了点头,便将头抬了起来露出白颈上那美丽的粉红色像圈,赛维娜上
前将狗链一端系在上面,完成后赛维娜履行承诺赏了她一片,接着赛维娜说道「
来跟我走,若小可表现良好,我一样有吃的给小可,明白吗?」   小可点了点头,话完赛维娜便站起身来拉着狗链牵着小可在屋内走着,小可
双膝离地,用手指与脚掌撑在地上,臀部微翘的爬着,那翘臀肥瘦适中,滑嫩可
人,看在赛维娜的眼中真有股想冲上去发泄的欲望,但这种男性欲望现被封在护
具中,也封在面具后,或许这还是第一天吧,赛维娜还没适应女调教师的身份,
所以她深呼吸了一会把那欲望先压了下来,在牵她走完几圈后,赛维娜自然是履
行她的承诺,把一片孢鱼给小可吃,刚走完,小可自然是维持双膝离地,臀部压
低,前趴后蹲的站立姿势,赛维娜用手挥了一下说「坐。」   小可疑惑的看着赛维娜,赛维娜微笑着抚摸着小可,原来这指令有问题,是
赛维娜刻意试探小可的,於是她再次说道「坐下,小可。」   小可这才跪趴在地,赛维娜因为小可的表现良好便赏了块孢鱼给她。   赛维娜摸了摸鼻子,接着她伸出掌来便说道「小可乖,小可坐这别动喔。」   小可看着赛维娜的掌当真不动,但当赛维娜退到第七步时小可突然有所动作,
赛维娜眼尖见到马上停下动作发出嗯的声音,其口气充满严利与不满,小可一听
道连忙缩了回去乖乖坐好,赛维娜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她又开始退,又退了
三步后,赛维娜蹲了下来,先说道「小可乖,不可以动喔。」   就这样等了约有十秒,赛维娜才说道「小可,过来。」   说完一个招手,小可高兴的爬了过去,来到赛维娜身边后便用身体去摩擦着
赛维娜的脚,赛维娜也抚摸着小可的脸说道「小可真乖。」   言语的奖励是一回事,实物的奖励那才是关健,赛维娜赏了小可一块孢鱼.
接着赛维娜又再次要小可坐好,赛维娜同样的伸出手来要小可不可以动,接着赛
维娜将那盘孢鱼片慢慢的摆在地上,但就在此时小可准备有所动作了,赛维娜将
盘子拿高并用左手赏了小可一个耳光并怒视着她,说道「不可以动,小可。」   或许是赛维娜意识到这会是她调教中第一个难关,所以非要先严后柔不可,
这才出手,小可低下头,呜呜的的叫着,赛维娜将盘子先交给松,之后扶起小可
的脸说道「小可乖,若是你听话,我怎么会打你呢是吧?我最疼你的的对吧。」   小可嗯嗯的叫着,赛维娜淡淡的笑了笑,她站了起来从松那接过盘子,再一
次伸出手来说道「小可不可以动。」   接着慢慢的蹲低下来,这回小可挺乖的都没动,赛维娜将盘子放於地上,当
她成功的放在地上后,她还是用手阻止了小可的动作,接着她慢慢的移动身体,
让食物就摆在小可与她之间,也可以说是小可的面前,但赛维娜要小可做到的是,
没她的命令,小可是不能吃的,就这样维持十秒,赛维娜说道「乖狗狗,小可是
最乖的,这些是你的了,慢慢享用吧。」   说完赛维娜把手收了回来,看着小可欢喜的吃着孢鱼,赛维娜挺高兴的。   这时牧卡丝雅女爵拍了拍手走了过来说道「的确是名利害的调教师,才第一
天见面就能把最基本的叫唤、随行及等待吃饭训练好,嗯我很满意,今天就先到
这吧,其他的调教明天再来吧,有的是时间. 」   赛维娜手从头挥了个半圆到胸口,并低下头来说道「能得您的讚美是我最大
的荣幸。」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先下去休息吧,等下要吃饭时我会让松拿过去的。」   赛维娜点了一下头便走回自己的房间,小可则由松牵走。
(3)   看似简单,但赛维娜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中午,所以在她躺在房中长
椅中休息时,没多久门那就传来了敲门声,赛维娜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但当她打
开门时见到的不是松,而是一名和松一样,高头大马,虎背熊腰,唯一不同的是
眼前这男的比较斯文点,赛维娜问道「有事吗?」   男的没说话只是指了指一旁的餐车,赛维娜喔了一声后便让了出一个通道,
之后便说「进来吧。」   男子啊啊的两声后便推着餐车进来,赛维娜把门带上,之后便走到餐椅坐了
下来,但问题来了,一般把餐具摆好后就应该退场了,但这男子不知为何站在一
旁不离开,赛维娜疑惑的看的一下男子,男子嗯嗯啊啊的比了半天,赛维娜说道
「有纸条吗?」   男子连忙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双手捧给赛维娜,她接过后看了看「由於你
的调教训练,颇得我心,因此我送你一名男仆,他虽是个哑巴,但他能力很好,
你可以叫他做任何事,我都不过问,若是你不喜欢,我可以帮你换. 牧卡丝雅女
爵。」   赛维娜想了想便把脚抬了起来说道「我累了,帮我脱鞋。」   男子嗯嗯的走了过来,正要蹲下身时,赛维娜说道「我有说你站着吗?给我
跪着。」   男子先愣了一下后,嗯嗯的两声后跪了下来仔细并细心的脱下赛维娜所穿的
长筒高根鞋式的马靴,过了一会一双马靴被脱了下来,赛维娜很满意便说道「我
没穿鞋没法踏地,你跪拜在桌下让我踏着。」   男子嗯嗯了两声后便跪爬进桌下,赛维娜将双脚踩在男子的背上,透过丝袜
的阻隔,赛维娜感受到一个宽厚的背部,摩蹭、摩蹭的让赛维娜的脑中好像出现
了一股从未有的欲望,这让赛维娜产生了一种恐惧便用脚拍了拍男子说道「出来,
到一旁站着。」   那欲望是一种赛维娜想被男子环抱的渴望,这让还是男子的赛维娜感到一股
莫名的恐惧,他不是排斥,只是男伴女装只是工作需要,他还不想假戏真做,但
刚刚那种渴望已是达到一股兴奋的状态,这让他不得不显示出防护色来,紧急就
会让人感到口渴,所以她便拿起桌上的高脚杯将里面的有点粉红的液体一口饮尽,
好在并非是酒类饮料,不然像她这样喝法不醉也有八九分了,酸酸涩涩甜甜的奇
怪滋味挺不错的,赛维娜躺在椅背上喘着气,她喘过气来后说道「去给我放洗澡
水。」   男子嗯嗯了两声后便离开了,赛维娜站了起来走到梳妆台前,她伸手脱去全
身衣物后,接着把束成马尾的头发解放开来,之后他拿起梳子梳了梳他那过肩的
长发,又过一会后男子走了出来嗯嗯啊啊的比了一番,赛维娜说道「我明白了,
谢了。」   说完便站了起来很自然的从他眼前走过,似乎有意的告知对方自己也是男的,
别对他有任何非份胡想,之后走进浴室中,在工作之余和刚刚的惊吓后泡澡真的
是一大享受,只是或许真的有点累了,泡着泡着,竟再一次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后,赛维娜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同样的她是躺在床上,这时那
男的就站在床边,赛维娜马上说「给我离床边远一点. 」   男的一听连忙往后站,只是为什么怕一名男的站靠近自己床,这连赛维娜也
觉得纳闷,但她没多想就问道「有事吗?」   就在这时一名女的声音传来,「吃饭时间到了,你想在那吃呢?」   赛维娜一听一愣一转头,果真是牧卡丝雅女爵,她正优懒的躺在长椅上,看
着赛维娜,赛维娜说道「怎么好麻烦女爵亲自跑一趟呢,这种小事叫松来就行了
啊。」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这男的叫柏,虽然没法说话,但还挺乖的,不知道你还
满意吗?要不要我给你换一个。」   赛维娜说道「既然是女爵的好意那就先留着吧,至於吃饭,我想在这吃。」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既然赛维娜女主要留你,那是你福份,还不快去帮赛维
娜女主推餐车。」   柏嗯恩了两声便跑了出去,牧卡丝雅女爵说道「除调教训练时间外便是你自
由活动时间,不过范围还是从树林到游泳池,除了与外界连络外你想要甚么都能
和柏说一声,他会帮你准备好的,当然若对他有任何不满,除了你能亲自处罚外,
也能告诉我,我来帮你。」   赛维娜说道「谢谢女爵。」   牧卡丝雅女爵点了一下头后便走了出去,当屋内没人时,赛维娜这才敢掀开
绵被下床,不过说也怪了,刚刚牧卡丝雅女爵穿的那样艳丽,怎么赛维娜下体竟
一点表示都没有呢,算了或许是是太紧张了吧,要是女爵突然硬要她下床那可就
有点尴尬了,此时的赛维娜是这样想的,想完她便走到一旁的衣柜处打开来,一
看,除了颜色不同外,可以说是款式和早期她穿的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几件
女用睡衣,赛维娜摸了一下鼻子挑了一件粉色的睡衣下来,对着镜子穿着,好了
之后,没多久柏也把餐点送了进来,在她用好餐之后没多久,赛维娜便走到房间
的一角,那有一部宽银幕的液晶电视,赛维娜随手拿起遥控器按开始。   在一个空旷的房间中就只有海绵般的地毯和一张沙发,不一会一名穿着和赛
维娜早上相同服饰的女子牵着一只母狗走了进来,女主先牵着母狗在房间中绕了
绕,就这时,一个壮硕的男子走了进来,全身赤裸,来到房间中后男子便坐在沙
发上,女主便要求母狗爬过去替男的服侍下体,母狗也欢喜的爬过去做。   这些片段和画面对赛维娜来说都还可以接受,但刺激她的来了。   女主竟然在那男的面前跳起艳舞来,招手弄姿、千骄百媚,摆明是在色诱男
的,就在男的呼吸起伏很明显时,女主要母狗让开,母狗一让开男的连忙站起跑
到女主面前二话不说抱起女主,就开始做了起来,赛维娜看的是两眼张的大大的,
就这时,她听到关门的声音,她连忙把银慕关掉,站了起来,果真是柏走进来,
只是赛维娜在怕甚么?不知道,但赛维娜一见柏那壮硕身材时脑中居然马上出现
刚刚那个抱起女主做爱的壮硕男子,害的赛维娜的脸红的比火还红,她马上转过
身来说道「这没你的事了,你可以下去了。」   柏一脸茫然的嗯嗯阿阿了一下便离开了,赛维娜再次运用呼吸将澎湃的气息
压下来,这电视她是看不下去了,索性就早点上床睡觉,但说也奇了,这一夜,
她居然一直梦到男子抱着女主做爱的画面。
(4)   次日晨,赛维娜醒过来后,柏已将餐车摆好,赛维娜在梳洗一番后便开始用
餐,只是昨晚连番的春梦早搅的她精神不济,这时牧卡丝雅女爵走了过来说道
「赛维娜你怎么了,感觉好像昨晚睡的不好,是床不合适吗?」   赛维娜摇了摇头,牧卡丝雅女爵温柔的抚摸着赛维娜的脸说道「照你的状况
恐怕不适合进行调教,这么吧,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晚点再看情况. 」   赛维娜说道「这不太好吧。」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你的健康才是最大的关键,乖就听我的,放松心情好好
的休息一番吧。」   此时的赛维娜精神真的不太好,以至於没多少气力能说个不字,只能乖乖点
头答应了,只是牧卡丝雅女爵下一个指令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说道「柏,过来
把赛维娜女主抱到床上去。」   这连床都不让这男的靠近的情况下,还要让他接触自己的身体,这让赛维娜
真有点面露难色,这时牧卡丝雅女爵在她耳边细细的说道「放松,你是最美的赛
维娜女主,让男人服侍您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用有任何不愉快的感觉,好好的享
受吧,尽可能的放松,你是最美的赛维娜女主。」   赛维娜如同被灌迷汤般的,不停的自言自语道「我是赛维娜女主,我是赛维
娜女主。」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没错,你是最美的赛维娜女主。」   话完便对柏点了个头,赛维娜便被柏抱到床上去睡,也或许是有这段自我催
眠的,躺在床上没多久的赛维娜,又再次梦到被男人抱着玩,只是这回她不再不
安与恐惧,甚至於她还梦到一名女主坐在沙发上伸着腿让男仆舔着的画面,只是
这回的她睡的安祥,梦的自在。   经过这一天的调养后,赛维娜的精神算回来了,用过早餐后,牧卡丝雅女爵
走了过来说道「今天的气色不错喔!」   赛维娜说道「谢谢已好多了。」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那好化上妆后就准备今天的调教了喔。」   赛维娜说道「麻烦女爵了。」   牧卡丝雅女爵笑了笑,便拉着赛维娜到一旁的梳妆台细心打扮一番,之后她
说道「你真美。」   赛维娜红了一下脸说道「是女爵的手巧。」   牧卡丝雅女爵笑了笑便带着赛维娜离开房间下到一楼,此时小可已经在那等
待着了,来到一楼后,赛维娜很自然的把小可叫唤到身边来抚弄着,这时牧卡丝
雅女爵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后说道「今个就训练牠服侍的训练吧。」   赛维娜想了一下说道「好的,女爵。」   於是赛维娜便要小可先坐在原地不准动,接着她退了几步来到椅子边正要坐
下时,牧卡丝雅女爵出声了,「服侍男的。」   赛维娜一听喔了一声后,站直身子正想下指示时,她先指了指松,果然牧卡
丝雅女爵摇了一下头指了指柏,只是说也怪了,此时的女爵其态度没给人女爵该
有的气势,到有点像是犯了错事的小孩,只是过於专注於控制小可的赛维娜,并
没多加留意到,只见她点了点头便说道「柏拿只椅子到那边去,然后把裤子脱了
坐在那。」   柏嗯嗯啊啊的一会后便照做了,这时赛维娜先看了看柏说道「非常好,现在
翘起右脚摆於左脚上面,别动。」   接着赛维娜便把小可带到柏的身边,就在这时小可露出不悦的神情,赛维娜
看了看便向松再次要了一盘孢鱼,不一会孢鱼来了,赛维娜从盘中取了两片但她
不不以此为诱饵,反到是把好好的孢鱼片揉个粉碎,接着她把留有孢鱼味的手去
涂抹在柏的脚指上,这才让小可的眼神消去不悦,赛维娜说道「好好的舔吧。」   小可点了点头,便开始舔了起来,第一关过了再来的让赛维娜有点头疼,於
是她对柏说道「手伸出来。」   柏自然照做,在柏伸出手后赛维娜便把孢鱼片压了压,产生了些孢鱼汁,赛
维娜便把这些淋在柏的手中,接着说道「自己去摩擦你那根吧。」   柏喔了一声后便动手做了,好一会后,赛维娜先抓住小可的项圈便说「柏把
双脚张开. 」   接着赛维娜放开手让小可上前去舔食,赛维娜看到这幕心脏突然加快了些跳
动频率,这使得她往后退了几步,就在她站稳后,没多久,她的耳边传来了牧卡
丝雅女爵的声音「怎么样,看到小可那满足舔食的表情感到很兴奋吗?」   赛维娜说道「我可没想过做母狗而会兴奋. 」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那当然,母狗是随时让男人得到满足的玩物,您是高贵
的女主,女主是想要时命令男人来满足你的高贵人种. 」   牧卡丝雅女爵的话让赛维娜有点疑惑,她说道「女爵您这话是甚么意思?」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接下来让松也来好好疼爱一下小可吧!训犬师。」   对,工作,她现在还是处在工作的阶段,别的先别想,於是赛维娜点了点头
便说道「小可,把臀部翘高点,嗯乖狗狗;松脱掉裤子,去满足小可吧。」   松点了一下头后便照做了,不过乖乖,女爵府的这两个壮汉是精挑的啊,身
材壮就算了,那宝贝也是又粗又大的,看的赛维娜的心跳的更快了,她马上闭上
眼,心念着「我是男的,我是男的。」   但别以为眼睛看不到就没事,牧卡丝雅女爵不动声色的比了个动作,松点了
点头,之后他更加狂野的干着小可,这可让小可的欢淫声叫的更响亮了,这如毒
品充满诱惑力的天籁瞬间将赛维娜的思绪粉碎的连渣都不见了,她张开眼正要说
话时,牧卡丝雅女爵靠了过来抢话道「别喊停,做为女主,也需要让母狗得到充
分满足不是吗?」   赛维娜说道「但小可的叫声太不像话了,我可是男人耶。」   牧卡丝雅女爵冷冷的说道「我的赛维娜女主,你说你是男的但你可感觉到痛
吗?」   赛维娜一听,没几秒后反应过来了,「是啊,要是像这样的叫声,早该让我
下体因为澎湃而发疼了,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呢?」   赛维娜说道「你对我做了甚么?」   牧卡丝雅女爵并没有直接回达,她反到是问道「你告诉我,你从在娜雅辛女
爵那扮演女训犬师,到这几天来,你心中是否感觉做女的相当好呢?甚至於比你
以男的性别在皇家警犬团当训犬师还来的好呢?」   皇家警犬团,是一个专门负责训练出能执行任何警界任务的警犬,所存在的
单位,赛维娜之前就是其中一位相当出色的训犬师,但因不明原因被遭革职,故
而才借娜雅辛女爵的介绍来到牧卡丝雅女爵府中应徵。   赛维娜被问的只能回答「我…我。」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请老实回答我。」   赛维娜吞了下口水,闭上了眼,过了好一会她情绪缓和下来后,他叹了一口
气说道「想又怎样呢?说到底我还是男人啊,这就算我想要被人宠,被人疼,可
能吗?」   这话说的赛维娜心酸酸的,但这短时间之内就能把原本澎湃的灵魂一下子稳
定下来的能力让牧卡丝雅女爵着时有点吓到,但牌已经开到这头了,非要一不做
二不休的冲下去,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於是她说道「那如果我能让你变
成一个女人,你是否会愿意抛去过去一切,做个真真实实的女训犬师,赛维娜,
这一来你便可命令你喜爱的男宠,把你当女皇般的宠爱与疼惜,你更能训练与调
教出让男人渴望爱不释手的母狗,怎样我开的条件如何呢?」   赛维娜看着牧卡丝雅女爵那充满肯定和果断的眼神,那是说到做到的眼神,
她再次闭上了眼,将呼吸放缓,最后,她再一次张开了眼,她说道「我愿意。」   牧卡丝雅女爵笑了起来,接着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放心的交给我,我一定
让你满意的。」
(5)   就这样开始了约一年的整型治疗和休养阶段,想当然的牧卡丝雅女爵替赛维
娜找来一个相当优良的医疗团队,也因为如此赛维娜的各项手术都可以说是完美
与安稳的结束,在休养期间,牧卡丝雅女爵更是时时守在赛维娜身旁无微不致的
照顾着,但就在这其中发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赛维娜新装的下体,不时会有紧
靠的情况发生,牧卡丝雅女爵便费尽唇舌终於说动,让柏三五不时便替赛维娜通
一次,至於怎么通,想当然的就是用到柏那粗壮的宝贝来通了,这也使得赛维娜
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后来的接受与享受,也由於这好几次的燕好后,赛维娜对於自
己以是百分百女人这点上不再有所疙瘩,也因此在牧卡丝雅女爵府中正式的产生
了一位高挑、丰胸加上美艳的女子,赛维娜,说道美艳,除了她的脸部动过几个
型与毛的手术外,在休养期间,赛维娜也是不断的和牧卡丝雅女爵学习着如何打
扮与化妆,毕竟人天生爱美,女人更是如此,但就在赛维娜能自由行动的时候,
被她听到了一个,她不愿听到的事情。   这天夜晚,原本牧卡丝雅女爵看到赛维娜睡去后,才离开她房间,但谁又料
到,就到午夜时分,赛维娜被一阵尿意给唤醒,她走出房间外,喔说明一下,在
休养过程中,为图方便,所以赛维娜的房间改到了一楼客厅的右边客房中,这没
有和原来房间一般有独立浴室,浴室要出房门左转走一小段路才到,在她不便於
行的时候都是柏抱着她来回於浴室与卧室的,就在她如厕好要回房时,恰巧被她
发现在客厅左边的牧卡丝雅女爵的房间有光透了出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赛维
娜走了过去,在快靠近时,她隐约能听到房内有人在说话的声音,於是她靠了上
去偷听,「卡雅,没想到你这么使坏,在她洗澡时先用迷烟薰晕她,再给她注射
抑制雄性素与刺激雌性素混合剂,又在她每次的餐点中放入雌性加强素,好让她
完全不会勃起,又在她睡觉时用不打扰她睡眠的暗示声音让她百分百的迷恋做女
人,这一切为组织所做的努力,我会替你记上一功的。」   「感谢您的讚美,毕竟她是您看中的人,我自然要多用点心来处理了。」   前面那段话赛维娜听不出是谁的语调,但她说的不正是她刚进来那几天发生
的吗?每次一洗澡就莫名其妙的昏倒,,饮食吃起来也感到鬼异,难到这都是真
的吗?再加上第二句很明显是牧卡丝雅女爵的声音,照她的说法不等同她承认了,
莫非她渴望变成女的这点是牧卡丝雅女爵为了那甚么组织所为自己下的套,怖的
棋局,这让赛维娜感到万分的气愤於是。   就在牧卡丝雅女爵正与对方通电话到一半时突然间,一个门被用力摔开的声
音传了进来,大声到对方也听到了便问道「卡雅发生甚么事了?」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没事,请放心,GAME OPEN.」   说完便按掉通话键,但她没马上站起来,只是冷冷的看着满脸杀气的赛维娜
说道「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见教?」   赛维娜走了过去说道「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不知我说了甚么?」   赛维娜说道「少来了,我进来你这后几天时间内就变的对女人起不了兴奋,
还对男的那么迷恋这全是你搞的鬼是吗!」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难不成你还想强暴我不成。」   赛维娜一听气的不知该怎么应对,牧卡丝雅女爵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伸出手来
正要摸赛维娜的脸时,被对方转过脸去回绝了,牧卡丝雅女爵说道「当初就问过
你是否愿意抛弃一切,做个真真正正的女训犬师,是你亲口愿意的,我可没半点
强迫,现在米已成饭你才在那撒野,太难看了吧。」   赛维娜说道「你…。」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你就乖乖的回去,当做从来没听过刚刚的对话,好好的
休息,因为从明天起,有只新的母狗要你来调教,这回可不比小可那样简单,这
次可是你正式成为我女爵府调教师最重要的任务,希望你好好做,别让我失望才
好。」   的确变性手术是个不可逆的手术,如同单行车票一样,一但坐上了就容不得
你回头了,就算再做一次,那也已非原来的了,哭泣、不满、愤怒,以徒劳无功,
不如认清楚努力的走下去,方为上上之策。   於是赛维娜低着头便转身离开了,回到房中,她看到躺在一旁的柏,或许正
在做春梦吧,那宝贝挺的高壮,赛维娜闭上了眼,但脑中不时出现的是这十几个
月来的缠绵,知道真相又如何,心有不甘又如何,身体的喜悦与满足那是铁一般
的事实,这雄伟的宝贝以佔满他的心,那当女支配者的感觉已完全掩埋了他所有
的感觉,她跪了下来,慢慢的舔食着那令她着迷的东西,就在此时柏醒了过来,
赛维娜马上上前用手指压着他的嘴说道「别动,也别出声音,闭上眼,就当是春
梦好吗?」   柏看着赛维娜眼中的泪光,他嗯嗯了两声,便马上闭上眼,赛维娜说道「谢
谢. 」   话完她继续舔食着,过了好一会后,她便跨过柏的身体,由於早习惯裸睡,
所以此时的她自然是赤裸的,於是她慢慢的蹲下身子,让柏的宝贝一分一寸的进
入她的身体中,也让她一分一寸的挥别她男性的角色,从今往后她要真正做个喜
爱男根的女人,但就算是喜爱,也是她要时命令男宠来满足她的需要的女人,而
非她去取悦服侍男人的母狗,从此刻起她才真真正正的完全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女调教训犬师,赛维娜。
(6)   六次日晨,赛维娜醒来后在用过早餐之后,她穿上了黑色的皮衣和黑色的短
裤搭上裤袜与长筒马靴式高根鞋,便坐在梳妆台前,这是她经过身、心、灵接转
换成女人,以及进到这女爵府后第一次自己动手画上浓艳的妆,画好后,她站了
起来问站一旁的柏说道「我这妆,怎么样?」   柏伸出双手竖起两只大姆指,并嗯嗯的几声,赛维娜笑了一下便说「过来。」   柏靠了过去,赛维娜在他左脸颊上亲了一吻,说道「真乖。」   柏笑了笑,赛维娜深吸了一口气后便说道「走吧。」   话完便与柏走出房间外,来到客厅,奇的是只见松一人站在那,他见到赛维
娜走了过来便说「您早。」   赛维娜说道「女爵呢?」   松说「请跟我来。」   话完便带着赛维娜走到一处楼梯前面,那是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赛维娜
指了指下面,松点了点头,於是赛维娜摸了一下鼻子后说道「带路吧。」   松说道「是的,这边请。」   话完松便走在前头,通过了幽暗的楼梯后,她们来的一处略为潮湿的地方,
走道边挂着油灯,这才使得位於地底的地下室不险过份的黑暗,就在她们通过了
一个狭窄的走道的路口时,赛维娜停下脚步,因为她耳朵中听到了一阵小而鬼异
的叹息声,她好奇的问道「这走道内可有人在呢?」   松点了点头,但他说道「那里是个不好的地方,您不会想去的。」   赛维娜说道「那里我不能去吗?」   松说「不是的,只是很不好,所以不建议您去。」   赛维娜说道「你越这么说我就越想去看看,走带我去看看吧。」   松没奈何只能临时跟换目的地转进了走道中,进入走道中没多久便传来一阵
阵的腥臭味,赛维娜用手煽了煽鼻子,就在松要说话时,赛维娜见到一边墙上有
着好几个像是菊穴或菊穴连同阴部的构造动口,以一种横向的方式呈现着,赛维
娜好奇的走了过去,在她触碰后发觉是真的,那是真人的下体,这让赛维娜一股
紧急与惊讶之感踊上心头,她问道「这些人为什么被固定在这?」   松说道「这些全是一些自以为利害的训犬师,结果连小可都没法训练起来,
於是便被固定在这,做为我们下人的公共厕所。」   赛维娜一听脸马上青了一半,换言之要是自己在训练小可时出了任何闪失,
也就是所谓的试用失败,那自己的下场也可能会是如眼前的这些男男女女一般,
毕竟这种把人当宠物调教的行为在伪道横行的年代中,是相当受争议的,所以签
下契约,成功那就能继续活着,一旦失败那就别想生存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想说
解约或离职的问题,再说会进女爵府九成久都是失去工作和住的地方的,这情况
下能有个包吃包住的工作,也很难让人会想到这些问题. 赛维娜深深的吸了一口
气,说道「我们走吧。」   松说道「好的请往这边走。」   离开了公厕后,两人回到了刚刚的走道,松继续往内走去,不一会来到了走
道的尽头时,那有着一扇门,松将门打了开来,门的里面是一间宽敞的房间,与
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中世纪的刑房展示房会更贴切点,四周围的墙上挂满了各式
各样的手铐脚铐,长鞭马鞭等等,在房子中还有木马与大型十字架,其中赛维娜
的目光看向了一个被一块棉布盖着的大型架子,赛维娜说道「柏,去把那布给我
掀了。」   柏嗯嗯啊啊的一下后便走了过去,就在他掀开棉布时看到的竟是赤裸的牧卡
丝雅女爵,被绑在X 型木架上,赛维娜一看便转向松毫不客气的赏了一巴掌说道
「你有几个脑袋居然敢绑着女爵。」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您别打他,是我要他这么做的。」   赛维娜那里会不知道,要没有女爵的指令,给他十个脑袋恐怕松也没敢动手
绑女爵,但谁叫松是女爵的人呢,赛维娜心里还对女爵有所不满呢,於是赛维娜
走了过去问道「女爵这话,我听不明白。」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您下一个任务所要调教的母狗就是我,由於先前做了些
对不住您的事,所以就叫松把我绑在这,好方便让您处罚我。」   赛维娜说道「调教你,但你是女爵啊!我怎么敢呢?」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在别人面前我还是女爵,但从和你订下契约后,我便是
你调教训练的母狗,一切听您的指示。」   赛维娜说道「那你想被调教成怎样的母狗呢?」   牧卡丝雅说道「渴望服侍主人的性奴犬。」   赛维娜说道「不分男女吗?」   牧卡丝雅说道「不,是只服侍女主人的母狗。」   赛维娜说道「那若是女主要你被男人上呢?」   牧卡丝雅说道「若女主看了满意,会愿意这么做。」   赛维娜点了点头后说道「好,我会努力看看,契约成立。」   牧卡丝雅说道「谢谢,那不知赛维娜女主要给我甚么名字呢?」   赛维娜没说话,只是一个反手拍赏了牧卡丝雅一个耳光,说道「一旦契约成
立了,你就是我的母狗对吧?」   牧卡丝雅点了点头,赛维娜说道「那我没叫你开口,你就胡乱开口这该不该
罚?」   牧卡丝雅说道「赛维娜女主罚的好。」   没想到此话一出,赛维娜又赏了一巴掌给她说道「赛维娜是你可以直接叫的
吗!你只佩叫我女主,还有我就叫你卡雅吧,你觉得呢?」   牧卡丝雅说道「一切听女主的。」   赛维娜点了点头,於是她走到一旁的绒毛太师椅那坐了下来说道「柏,去把
卡雅放下来,卡雅去挑一只你喜欢的马鞭,把它叼着,爬来交给我,松,拿一只
长鞭,卡雅要是不照做就给我打,要是你打错了,我会要你好看的,动手。」   话完柏先去把卡雅放了下来,接着卡雅便到一旁摆马鞭的位置选了一只马鞭,
接着便把它寒在嘴里,跪趴了下来爬到赛维娜的身边,赛维娜弯下身子去接了过
来,之后,她便躺在太师椅上,照理来说,卡雅对她的所做所为,就算当场把她
鞭打至死都还算轻的,但当赛维娜眼睛一闭起来时,这几个月来,卡雅以一个女
爵的身份,位在赛维娜的床边,亲自喂她吃药,喝粥,还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
那极度的温柔体贴,让赛维娜感到被呵护的感觉,这让赛维娜感动不已,这也是
为何当他知道自己被玩弄时那痛心的感觉,但就算被玩弄,进行变性也是她自己
同意的,卡雅既没要胁也没强迫,这种出於心甘情愿的,根本就是自己理亏,再
说了自她住进来后卡雅也待自己不薄,这功过相抵,赛维娜实在很难下的了手把
卡雅打死。   就在赛维娜在想回想过往时,她的脚不自觉的晃动了几下,卡雅便爬了过来
正要舔之时,赛维娜惊觉到,便说道「谁要你舔了,给我坐在一旁。」   卡雅嗯呜叫了一下,但这回答赛维娜不满意於是她说「慢,卡雅把脸转过来。」   卡雅不疑有他的照做了,赛维娜一个巴掌赏了过去说道「你可是受过教育的
高贵母狗,怎可像野狗一样乱叫呢,应该要说,谢谢女主、是的女主或对不起女
主,懂吗?」   卡雅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女主。」   赛维娜点了点头,於是她又躺在太师椅上,她说道「松,把长鞭放回去,然
后拿条项圈和链子来;柏,帮卡雅准备皮爪套与护脚套,行动。」   过了好一会后,松和柏都把赛维娜要的东西拿了过来,赛维娜说道「柏把东
西给卡雅,自己穿戴上吧,免的等一下爬时受罪,母狗。」   卡雅说道「谢谢女主。」   话完便套上皮爪套,和护脚套,接着,便跪在赛维娜面前,赛维娜从松那接
过来项圈后便给卡雅戴上,之后赛维娜站了起来,拉了拉链子说道「走吧。」   卡雅说道「是的女主。」
(7)   离开了湿冷的地下室后赛维娜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说道「还是地面好对吧,
卡雅?」   卡雅说道「母狗只是只母狗,您不用特地离开地下室再调教。」   赛维娜抓住卡雅的头发往后一拉说道「我只问你对还是不对,其他的少给我
多说一句,听到了吗?」   卡雅被这突来的动作吓到,她略有泪水的说道「母狗明白了。」   赛维娜放开手后便说道「松,去准备一个装着冰茶的碗,等会拿到客厅来。」   松说道「是。」   说完他便离开了,之后赛维娜又把卡雅牵到客厅中,来到客厅中后,赛维娜
先要卡雅坐在地毯上,她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之后赛维娜便抬起脚来对柏说「
柏帮我脱掉。」   柏嗯的一声便走过来跪在赛维娜的面前,并很温柔的帮着赛维娜脱去鞋子,
之后正要站起来时,赛维娜说道「先别走,继续跪着。」   柏嗯了一声便没动,接着赛维娜把椅子往卡雅的位置移动了一点,之后她抬
起脱掉鞋子的那只脚伸到卡雅的胸部,接着她用裤袜去挑弄卡雅的乳头,那丝柔
般的触感刺激的卡雅,让卡雅发出低鸣,但她身旁就跪着一位男的,这让不喜爱
男人的她有点不知如何,她想满足享受赛维娜带给她的刺激,但又不想在男人面
前表现出她的脆弱,赛维娜说道「柏,卡雅的这两团肉球很美对吧。」   柏自然是点点头,不过此话不假白晰无暇的肤色让有D 的乳房看起来是挺美
的,赛维娜说道「松把碗放在那边的地上。」   松说道「是的。」   话完便放在赛维娜指定的位置处,接着赛维娜把铁链从卡雅的项圈上取了下
来,便说「爬那么久你也可了吧,去喝点茶吧。」   卡雅说道「谢谢女主。」   说完便爬过去添着喝,这时赛维娜说道「把臀部翘高一点,採跪趴的方式喝。」   卡雅说道「是的女主。」   在她照做后,她那美乳便自然的垂在那,赛维娜说道「柏,去搓柔卡雅的乳
房,但记住,身体可以压,手要一边一个,但你下面的给我老实点,要敢给我乱
来,甚至进去,你看我怎么把你往死里打,听懂了吗?」   柏是很高兴的嗯嗯阿啊的,但卡雅正抬起头要说话时,赛维娜握的马鞭往另
一边的空地挥了一下,那抽动空气的声音惊到卡雅,赛维娜说道「谁叫你动的,
接着喝水。」   卡雅不敢动,只能继续喝水,柏这时趴在卡雅的身上,双手很温柔的柔捏着
卡雅的乳房,但再怎样的温柔也去不掉卡雅的不悦,但身为母狗的她又不能有所
反抗意思,这时,赛维娜说道「松,躺着滑进卡雅的下面,去给我好好的舔卡雅
的孢鱼,舔不到出水,你就等着被抽鞭子吧。」   这还得了不仅自己的乳房要被男人捏,现在连下体都要被舔,这让卡雅有想
哭的感觉,卡雅不管刚刚的警告抬起头来说道「女主,您还是抽打母狗出气吧,
求您别要他们这样对母狗。」   赛维娜走过去蹲了下来用姆指与食指压住卡雅那欲哭无泪的脸说道「打你,
你可是件最美的艺术品,既然是艺术品又怎可以在上面留下丑丑的痕迹呢,好好
享受这些辅具的爱抚和继续喝水吧,奸诈的女爵大人。」   说完便放开卡雅的脸一阵狂笑,卡雅这才明白,她不在地下室调教是因为她
不喜欢那的空气,她知道自己被设计变性确不狠打自己是不想在艺术品上留下丑
痕,她的泪流了下来,但柏与松以听赛维娜的命令开始玩弄她了,如今的她只能
在心中哭喊着「不要啊。」   但那只是惘然,只不过就在两男一阵爱抚后,卡雅居然开始产生想尿的欲望,
她抬起头来说道「母狗…。」   坐在一旁的赛维娜说道「说啊。」   卡雅说道「母狗想要小号,请女主准许. 」   赛维娜说道「柏,你起来站到一边去;松,把舌头收回去,把你的嘴巴给我
整个盖住卡雅的下体,要是有一滴掉出来,我会要你把后面游泳池的水全给我吞
了。」   卡雅一听当场傻眼,这不明摆着要她在男人面前尿尿吗?这太难为她了吧,
这时赛维娜又说了,「卡雅,我以经帮你准备好尿壶了,你就安心的尿吧。」   这话听起来让卡雅愣住,这不等於是说要她把松的嘴当尿壶吗?这赛维娜的
葫芦中到底卖甚么药?但若是这样那她这只美艳的母狗其地位还是高过松的,但
要她在男人面前尿这还是有点难啊,於是赛维娜便又说道「柏去给我拿点西点来,
我想吃。」   柏嗯嗯阿阿了一下后便离开了客厅,赛维娜说道「柏不在了快尿吧,要不然
我会要他去准备三大桶的水来,灌进你肚子,然后把你扔到公厕那群人的面前让
你不尿也不行。」   卡雅一听,虽语带要胁但赛维娜的体贴她还是感觉到了,於是她说道「谢谢
女主。」   话完便放开心让尿自然的射进松的嘴里,在解放后,卡雅因过於疲惫便躺在
地毯之上,赛维娜走了过去把卡雅颈上的项圈拿了下来后说道「松,去把身体洗
乾净后就把卡雅抱回房间,然后准备吃的给她。」   松说道「是的。」   话完便走到厨房对在里面做西点的柏说道「把点心拿到我楼上的房间中,我
在那等你。」   柏嗯嗯啊啊的一下后又开始动手做了。   在用过晚餐后,赛维娜独自坐在房间的长椅子上看着书,那是在她休养时养
成的习惯,这时门边传来敲门声,赛维娜说道「请进. 」   门外传来「谢谢. 」   之后便打开门走了进来,是牧卡丝雅女爵,此时的她穿着华丽的衣服,赛维
娜说道「今天的调教应该结束了是吧!找我有事吗?」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有点私事想单独问你,不知道方便吗?」   赛维娜说道「柏,你先出去,到下面去帮我弄点水果点心。」   柏嗯嗯啊啊的一会后便走了出去,赛维娜说道「好了,有事就问吧,女爵大
人。」   牧卡丝雅女爵说道「请别叫我女爵,我已经是你的母狗了,我希望就算不是
调教时间依然能做你的母狗。」   赛维娜说道「这与先前的契约有出路,我会考虑看看的,不过若你同意那我
可以还是叫你卡雅,只是我现在脚有点酸挺想有个脚垫的。」   卡雅说道「明白女主。」   话完便走了过去先将全身衣物脱去,裸着身子爬到赛维娜的面前躺着,赛维
娜拿起一个抱枕给她后,说道「垫在头下面吧,这样比较不会冷到。」   卡雅说道「谢谢女主。」   赛维娜嗯了一下之后便把穿着裤袜的脚轻踏在卡雅的肚子与胸部上,接着赛
维娜说道「有问题就问吧。」   卡雅说道「谢谢,女主今早在客厅的调教明显是在处罚母狗的欺骗,但您为
什么不在地下室就把母狗杀了,这样也就没事了。」   赛维娜说道「杀了你我就变的回男子吗?再说了,就算转做女人又如何,打
小我就因为长的清秀而被欺负,於是我才努力把自己训练好,成为皇家警犬团的
训犬师,又多次应娜雅辛女爵要请去训练她家的母狗,但没想到居然被皇家警犬
团的摘了我训犬师的资格轰我出来,一无所有的我透过娜雅辛女爵的介绍进到你
这,那段日子虽说有欺骗与使手段,但我还是感觉的出来,当我是女人时你对我
的态度是良善的,那是我一直都很少得到的东西,所以就算知道你使手段,我也
痛不下手杀了你。」   卡雅用手把赛维娜的一只脚挪到自己的下体去摩擦,后她又问道「那既然你
要处罚母狗,又为什么要我把松的嘴当尿壶呢?」   赛维娜说道「你是母狗,母狗虽是随时满足男人的需求,但松和柏都只能算
是辅具,既然如此那你的地位自然还是要高过他们才对,宠物怎么能矮过道具呢。」   卡雅喔了一下,赛维娜把脚放到一旁去蹲下来靠近卡雅说道「尤其你更是我
最疼爱的母狗,我又怎么不保有你该有的地位呢,是吧?」   卡雅一听高兴的说道「真的吗?」   赛维娜将卡雅搂了起来,一只手揉着卡雅的乳说道「我已经猜出你对我的感
觉,但我还是会先好好的报达你让我迷恋上男根的恩典的,你就好好期待吧,我
的卡雅。」   听到这句话,卡雅不知道该紧张还是该感动,她只是眼睛张的大大的看着这
站起身来回到坐位上坐好说道「你若没事可以先下去休息了。」的赛维娜。
(8)   次日晨,在用过早餐之后,赛维娜便来到客厅,这时松、柏和卡雅都以经在
那了等了,赛维娜看了看四周后问道「这里可有樑柱?」   松想了想后说道「后面有一屋子是木造式建筑,有其樑柱。」   赛维娜点了一下头便要松带路,自己牵着卡雅走在后面,不一会便来到位於
泳池东南方的一间小木屋中,那天花板上的确有着许多樑柱,於是赛维娜点了点
头说道「松,去拿几捆绳子来。」   松说道「是的。」   过了好一会后松便拿了几捆绳子进来,赛维娜说道「柏,你也帮忙,把卡雅
以人字吊起去。」   柏嗯嗯啊啊的一会,后便和松一同将卡雅给吊了起来,卡雅很紧张的看着赛
维娜,失去自由的她将会面对的是任何的可能性,赛维娜走了过去亲吻了她的脸
颊说道「我可爱的小母狗,我昨个说过了,你是最美的艺术品,我绝不会伤害你
的,好好放轻松吧。」   这时卡雅心中想的确是,「但你也说过要好好「谢」我让你喜欢上男根的啊!」   赛维娜接着说道「松、柏你们两都给我脱光衣物。」   松和柏都点了点头便一同脱去衣物,先前说过了他俩虽然面貌有点不一样,
但身材都是如健美先生般的壮硕,赛维娜闭上了眼把自己的情绪强压了下来,之
后说到「松,你过来,头低一点啦。」   这话也不是没道理,虽说赛维娜一百七十五公分算的上是高个,但松和柏都
是超过一百八十以上的,要说耳边语这头不低怎说啊,於是松低下头来,赛维娜
说道「你去舔卡雅的下体,不出水,就给我小心点. 」   接着又小声的交待了几句话,松说道「是。」   说完松便走了过去这时卡雅一脸惊慌的摇了摇头,但赛维娜说道「柏把椅子
拿到这来。」   柏嗯嗯啊啊一下便快速的拿了起椅子走过来,赛维娜要他把椅子放在卡雅的
前面,侧面面向卡雅,接着赛维娜坐着,并说道「来,柏面向我站好,近点. 」   但就在柏这样做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屌正好露在赛维娜的面前,於是他
正要退后,赛维娜说道「你要是敢退那可就是皮在痒了喔,再前进一点嘛。」   说的很撒娇但内容让人有股支配者的气在,接着,赛维娜看向卡雅,从她视
线来说柏的屌也正好横在他面前,换言之那只雄壮的屌,也不对,就她目前来说
上一篇:邪惡異能者俘美傳合集(1 下一篇:【黑幕下的绿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