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魔女》改写之方妍篇

《魔女》改写之方妍篇



         《魔女》改写之方妍篇——杭州王府


首发:龙坛书网

***********************************    小弟一直对潜龙的《魔女》一文情有独锺,特别是前半部分。对其中的白瑞雪、方妍、白婉婷等美女形象念念不忘。

    很难得有像《魔女》这样情色武侠,文字古雅,集传统武侠、乱文、人妻文、红杏文?一身,口味较重但又没有通常虐文带给人的不适。特别是有多场的对正面美女的非虐待多P 描写,非常刺激。

    《魔女》前半部分非常精彩,但可惜的是,因?种种原因,后半部分感觉差距较大。特别在情色描写上,潜龙有很好的构想,但行文时受到的掣肘太多,很多时候戛然而止,非常的不过瘾。白瑞雪和方妍是《魔女》中小弟最喜欢的美女,一个高贵成熟,一个清丽娴静,都是心目中典型的古装佳人形象,所以小弟之前献柮地加强改写了白瑞雪的淫乱片段,既是自娱,也是弥补一下原着的一些遗憾。
    当然,小弟个人的情色品味可能和其他同好不同,加强改写的东西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其实都是很正常的。喜欢的朋友可以自娱,不喜欢的权当没看过就是了。

    其实我一直认?《魔女》之所以出色,是潜龙带给了我们很好的故事框架和人物形象设定。很多同好不喜欢男主角被带绿帽,不喜欢看到女主角被其他人玩弄甚至多P.但一男多女的情色作品太多了,而武侠类的人妻文、红杏文却非常难得,而且对美丽的正面女主角进行乱交描写不是更刺激吗?既然是情色作品,就是在情节推动下的官能刺激,满足现实中不可能的一些意淫,否则不如看琼瑶阿姨的作品了。当然这只是个人意见。

    方妍是小弟很锺爱的一个人物,因?身世的缘故,被迫成?了多人的玩偶,但好在最后归宿很好。而潜龙在处理方妍被他人玩弄时,并不是像一些虐文中那样美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而是把她塑造成淫兴被挑逗起来可以很主动地配合的闷骚淑女形象,这是非常吸引人的。所以小弟一直在努力地对方妍进行加强改写,带耽于时间限制,所以写写停停,进度很慢,直到最近才完成方妍在杭州王府?
    被左右门主玩弄的一段。

    这一段出现在原着中的第四十二回《风流公主》前半部分,原着中是一笔带过的,小弟觉得很不过瘾,所以进行了重口味的改写,涉及到圣水等元素,但绝不是虐待,喜欢的朋友请给个意见,不喜欢的旧略过。

    小弟会陆续对其他片段进行加强改写,主要集中在白家姐妹和方家姐妹身上。
   ∩能进度较慢,但一定会写下去的。

    另:虽然潜龙的已出了新作《仙侠魔踪》,但属于带有魔幻元素的作品,个人不是很喜欢,而且从文笔描写上,感觉不如《魔女》优美,可能情节还未入佳境,仍很期待。
***********************************
    湘王府?以北,有着一个大庭园。

    时值秋尽冬至,黄叶遍地,山石溪水都被染上一层枯黄。清溪上漂浮着片片枯叶,在园中曲折萦回、潺潺流淌,穿过玲珑的石山,绕过古朴的草亭,在白石小桥下汇成一潭清池。

    池水清澈如镜,映出园后的一座高楼。此楼名?缘杨轩,楼高两层,庄严富丽,乃是招待府中贵宾而设的客轩。

    在绿杨轩的一间厢房?,方妍正在单手支腮,呆呆坐在圆桌前,见她秀眉轻蹙,正自想着妹子想得入神。她知道方姮受了掌伤,但伤势如何,方妍全不知晓。
    她愈是多想,心头愈发焦虑不安。

    她和父母妹子已有十多年不见,家人的脸孔,在脑间只得一个模糊的影像,思亲之情,至今可说无日或忘。

    方妍极想回家一趟,便是只见一见父母妹妹,她已是心满意足I是她知道绝不能够,连想悄悄回家一看,可说也是不敢。

    自宝林庵受袭,至善师太拒敌身亡,自己却落入阴阳二老手中,方妍已有自知之明,她打后的一生,将会大大的改变!

    正当她想得入神之际,忽地房门声响,方妍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湘王府的武官,只听那武官道:「方姑娘,两位童爷着下官到来,叫姑娘到寒竹轩走一趟,说有要事与姑娘相量。」

    方妍问道:「寒竹轩在甚?地方?」

    那武官道:「让下官?方姑娘引路吧,姑娘请!」

    方妍道:「你先稍等片刻,待我进去方便一下。」

    那武官眼中泛过一丝异彩道:「两位童爷特意着下官告诉方姑娘不要小解,还要多喝些水。并且还让姑娘把这些红枣带在身上。」

    说罢,那武官从腰带中取出一个小香囊,里面是十余粒硕大饱满的红枣。
    方妍娇魇一红,知道那两个老淫虫又变着法子玩弄自己,但又不敢不从,只得忍住尿意,接过红枣,娇声道:「你先稍等片刻,待我进去弄好。」

    那武官眼中神采飞扬,道:「二位童爷特意着下官一定要亲眼守着姑娘带上红枣,说姑娘需要帮忙,要下官伺候着。」

    方妍又羞又气,无奈之下,只好当着武官的面褪去罗裙和亵裤,光着下身,露出一双修长的玉腿。

    那武官哪里见过如此佳人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胯下肉棒早已树得坚挺无比。
    方妍贝齿紧咬,含羞地分开一双玉腿,一只纤手分开胯间殷红的肉唇,另一只纤手捏着那一粒粒饱满硕大的红枣向蜜?深处送去。

    那武官看得目瞪口呆,胯下的肉棒几乎要把裤裆给?破。

    转眼间,方妍已将八粒红枣塞入了蜜?中,两片肉唇堪堪夹住第八粒红枣,把个肥美的妙处塞的密不透风,一种充实感激发起了方妍的骚浪风情。

    那香囊中还剩六粒红枣,方妍于是转过身去,将个美妙的身子趴伏在桌面上,把个丰满的玉臀高高地翘起,并用双手分开两片光滑的臀肉,只见那玉胯前后的隐私部位纤毫毕露,光彩照人。

    那武官早已迫不及待地褪去了裤子,把个大肉棒直指着方妍的臀胯间的妙处。
    方妍螓首扭过来,娇声羞道:「官爷还等什?,有劳官爷把剩下的红枣喂到方妍的后门里。」

    那武官挺着大肉棒上前,只见方妍那后门菊花洞口殷红娇艳,由于方妍主动地扳开了臀肉,那菊花早已张开了一个笛子般粗的洞口。

    武官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那几乎要喷射的肉棒,一边将剩下的红枣一一塞入了方妍的菊花门中。一股股强烈地充实感刺激着方妍美丽的身体,只见她星眸紧蹙,贝齿紧咬,娇喘吁吁,忍住后路的疼痛,将那六粒大红枣悉数含入菊花洞中。
    方妍收紧臀胯间的嫩肉,将前后洞中的红枣紧紧含住,这才返过身来。只见那武官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右手在那坚挺的大肉棒上疯狂地套弄,粗声的喘息着。

    方妍过意不去,娇声道:「可惜我前后都填满了,只好委屈官爷了。不如方妍换个法子让官爷尽兴。」

    于是方妍座在椅子上,褪去上身的霓衫和肚兜,露出那对丰满坚挺的豪乳,对着几乎要疯狂的武官道:「请官爷把肉棒放到这里来,让方妍用这对妙品伺候官爷吧。」

    武官求之不得,上前将那又红又粗的大肉棒放在方妍幽深的乳沟中,方妍用一对豪乳夹住那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那绵软香嫩的感觉让武官差点当场泄了出来。

    方妍美目向上看见武官已经要喷射出来,忙用纤指抵住武官的会阴穴,运行玄女相蚀大法,这才将压抑住武官的精气。

    方妍道:「官爷可要尽兴才行啊!」

    于是一边用豪乳紧夹武官的大肉棒套弄,一边用埋下螓首,用樱口套弄这上下抽动的大龟头。这下爽的武官欲仙欲死。

    武官再也忍无可忍了,大叫一声,喘着粗气,一泻千里。方妍用樱口全根紧紧含住那肉棒,任那又热又浓的阳精喷射在口中,悉数吃了下去。

    方妍这才吐出那已绵软的肉棒,媚眼如丝,再次吐出丁香小舌在武官那肉囊和玉茎处舔弄吮吸一番,将那玉浆悉数舔入口中。

    那武官感激道:「多谢姑娘成全,下官感激不尽。」

    方妍轻抹唇角,娇声道:「官爷不必多礼,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方妍本已是残花败柳,能让官爷尽兴就好。」

    那武官道:「方姑娘清丽高华,这?会如此作贱自己呢?」

    方妍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了,两位童爷可能等急了,还请官爷带方妍去。」

    于是二人这才起身穿戴整齐,方妍还不忘又喝了一大杯水下去。本来就?急了,这下更是火上浇油。

    方妍随即又入?取回长剑,便跟着他去了。

    方妍在后跟着那武官,走出缘杨轩,沿路踫着不少巡哨的武官。原来寒竹轩距绿杨轩并不远,只消穿过一个月洞门,再拐一个弯便可到达。

    当她踏入寒竹轩,发觉这里与绿杨轩大有不同,见是一栋独立的小楼,四下修竹围绕,环境异常优雅。

    方妍随那武官进入寒竹轩,便见阴阳二老坐在大厅上,二人一见方妍进来,便着她坐下,同时吩咐那武师,没得他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入。

    待那武官去后,童虎道:「我叫你来这里,主要是通知你一件事,刚才田遇回报,已经得知凌云庄的所在了。」

    方妍听后不由一愕,心想这些官兵倒也本事,不消半天功夫,便能把凌云庄找了出来,遂问道:「官兵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童鹤摇了摇头:「我和公主已经商议过,决定暂时不动手。现在王爷还在他们手中,这点不无顾忌,咱们纵有千军万马,相信也奈何他们不得。现在只好听从王爷信中的说话,先行停止搜捕,放回那些不相干的人,冀望他们能遵守诺言,便此放回王爷。只要王爷一旦安全,这伙人纵有天大的本领,到时插翅也难飞出杭州。」

    童虎道:「凌云庄外,咱们已经派人暗中监视,打后便要看方坛主你了。」
    方妍道:「属下知道该怎样做。」

    童虎点头道:「好,有你这一句说话,我便放心了。这次行动虽有点危险,但也是唯一能安全救出王爷的最好方法,今次行动,你务须谨慎行事方可。」

    童鹤接着道:「现在你妹子既和他们走在一处,相信你们是孪生姊妹一事,他们已经知晓了。虽是这样,到时你只要处处小心,不露出破绽让他们起疑,这便成了。」

    方妍道:「两位门主,我发觉还有一个问题。」

    童虎道:「哦!你且说来听听。」

    方妍顿了一顿,缓缓道:「我妹子刻下身上有伤,实不知伤势如何,要是伤势无碍,已然痊愈便无问题,倘若我妹子伤势严重,仍未能完全康复,这时我便和妹子调换身分,势必给他们发现不可。这伙人个个武功高强,有伤无伤,一看便知,确实难以假冒,这岂不是坏了大事。倒不如我先行潜入凌云庄,找着我妹子,看看情形再作定夺,不知两位门主认?如何?」

    阴阳二老点了点头,只听童虎道:「这点咱们刚才已想过了,因此今趟计划会有些变动。咱们会安排你光明正大进入凌云庄,再无须假冒你妹子,到时你必须要劝服她与咱们合作,不但要设法救出王爷,还要设法留在庄?,尽量要得到这伙的信任。」

    方妍听得心中一凛,连忙道:「两位门主,我妹子实与这事无干,恳请两位门主能放过她一马,方妍将会感激不尽。」

    童虎道:「方坛主,咱们当初的承诺,你还记得??」

    方妍点头道:「属下记得,所以方妍从不敢有半点犯错,更不敢心存二心。
   ∩是两位门主也曾应承过方妍,只要方妍能尽心尽力?血燕门效力,绝不会加害骚扰我父母和妹子,可是今次……」

    童虎冷哼一声,道:「现在你是来和我说条件,说咱们不守承诺了,是吗?」
    方妍连随躬身道:「属下不敢。」

    童鹤道:「方坛主,你不妨想一想,咱们并无打算要令妹加盟血燕门,更没有要伤害或骚扰她之意,今次她所帮忙的人是你,并非血燕门,只要她能保守秘密,不把咱们的计划抖将出4 来,这便可以了。你们是孪生姊妹,又是多年不见,难道这一个小忙,她会不帮忙你吗?」

    童虎接着道:「你好好把这一件事办妥,咱们决不会亏待你的,你是聪明人,且又是一个孝女,相信你不致愚蠢到心存不轨吧。要是你能完成这件事,咱们答应你,放你回去见见父母,如何?」

    方妍听得眉头一蹙,旋即隐然敛去。她素知这二人行事狠毒,倘若再不应允,父母妹子必受其累,事已至此,只得说道:「方妍明白,两位门主请放心,我会尽力而?。」

    童虎笑道:「好,方坛主不愧是个聪明人,咱们还有什?不放心的。现在公事已了,咱们也该好好开心一番吧。来,咱们到?房去。」

    方妍自当明白是什?一回事,便盈盈站起身来,随着二人走往?室。

    一入?室,但觉暗香浮动,令方妍不禁心中一阵躁动,一张宽大地可容纳四、五个人的柔软绣床罗幔低垂,红烛如炬,把个?室照的透亮。只见一阵乳浪臀波,四名一丝不挂的美女迎接上来,原来是二老把王府里面的几个绝色侍女要来服侍助兴。方妍看这阵势知道这回二老是要把自己玩个够的了,心中既羞愤又满怀期待,下身玉胯间不禁开始骚热起来,前后洞中红枣带来的饱满充实感愈加强烈,一股春水已不自觉地从蜜穴中淌出,虽然有阻挡,但仍漏了出来,胯间的亵裤已经湿透了。

    这时,一名侍女上前接过方妍手中的长剑,另两名侍女则款款走到二老面前,娇声道:「贱婢侍奉主人更衣。」但见二老笔直地站立着,两名婢子熟练地替二老宽衣解带;那边,剩下的一个婢子也正准备上前给方妍宽衣,方妍忙道:「不用你们麻烦了,我自己脱。」

    美婢一时不知所措,头看二老。此时二老早已一丝不挂,粗大的龙枪颤巍巍地直指方妍。

    童虎笑道:「方坛主果然知趣,那就自己脱吧。」

    方妍美魇娇红,道:「属下让二位门主开心是应该的。」于是踢腿下腰,在人的注视下脱得精光,但见一具艳光四射的雪白娇躯惹得满室生春。

    早有一名美婢将一条毛毯铺在地面,方妍款步上前跪在二老那两条巨龙面前,扬起那吹弹可破的玉魇,一双美目秋水盈盈看着二老,娇声道:「让属下?二位门主先吹奏一曲。」于是张开含潮樱口含住童鹤的龟头吮吸,另一只纤手则套住童虎的龙枪上下套弄。

    方妍熟练地服侍着二老,檀口轮流交替地将童鹤、童虎的龙枪含住舔吸套弄,吃得兴趣盎然,「唧唧」有声,美得二老浑身舒爽,龙枪愈加坚硬粗大。

    二老下体浓重的体臭味道强烈地刺激着方妍,一股股清泉从密洞中泛滥出来,竟然从户中蜜枣缝隙中渗透而出,胯间湿成一片,花穴深处又痒又骚。

    方妍媚眼如丝,干脆将二老的两个大龙头同时含在口中尽情舔弄,二老美得快感连连。

    童鹤道:「方坛主真是好功夫,弄得老夫舒服极了。」

    方妍吐出二老的龙枪,一串银丝挂在樱口和二老的枪身上,起那双动人魂魄的美目道:「属下只望二位门主能满意,二位门主只管尽兴玩弄方妍吧。」

    童鹤赞道:「数日不见,方坛主更漂亮了,也更懂事了。不知道下面的味道是否还是那?骚浪销魂。」

    方妍大大方方道:「门主旧以尝尝。」于是拾起地上的白色贴身亵裤递给童鹤。

    童鹤将那湿透的亵裤翻过来,但见那狭窄的裆部玉津涟涟,微黄的秽分外夺目。二老交替地闻了闻,只觉动人的暗香扑鼻,更消魂的是暗香中夹杂着浓烈的阴骚尿香味,把二老的龙枪刺激得更加粗大了。

    童鹤赞道:「是这个味儿,方坛主有几天没有沐浴了?」

    方妍道:「属下昨晚才沐浴过的。」

    童虎道:「才一天骚味就这?重,这些可是刚泄出来的?」

    方妍美目流盼,?声道:「二位门主吩咐属下的事,属下当然会办好。只求二位门主尽兴。」

    童鹤道:「方坛主果然识趣,那就请过来让我们观赏一番如何?」

    方妍欲火早就被前后两路的红枣挑拨起来,再加上刚才一番品萧,挑逗二老的同时也把自己弄得欲火更盛,于是也顾不得矜持和羞耻,盈盈站起,光着喷火的娇躯盈盈地走到桌前趴伏下去,修长的玉腿大大地分开,将个粉嫩浑圆的玉臀竖得老高,纤手向后掰开两片臀肉,把那玉胯间的美景展现出来。

    只见那前后两个花洞光彩夺目,上面的菊花洞间,一个红枣正堵在洞口,如果不是菊门紧蹙,早就脱落出来;下面的玉门妙处,红嫩的唇肉微阖,浪汁莹莹,却不见红枣踪影。

    童鹤道:「方坛主这前路怎?难觅行踪呢?莫非不按要求做吗?」

    方妍扭过螓首,羞道:「前路宽深,尽皆都在里面,待属下翻过身子,请门主细查。」

    于是方妍又翻过娇躯,坐在桌子上,用双手向后?住桌面,把个美腿大大的分开,玉门洞开。

    童虎上前用手指分开那两片花唇,露出了那幽深的圆圆洞口,果然见洞?波光粼粼,丽水长流,一颗红枣正浸泡在水帘洞深处。

    童虎笑道:「方坛主这前路果然是幽深的很,如此多的红枣居然都能容纳得下。不如放出一颗来尝尝?」

    方妍蜜穴一阵蠕动,将一颗红枣挤出来。

    但见那红枣上玉浆涟涟,分外诱人。童虎拿起来闻了闻,然后含入口中细细品尝,不禁道:「够骚,够浪,香甜无比。」

    那童鹤却道:「后路的可能更有味道,请方坛主自己取出来给老夫尝尝。」
    方妍却也听话,踮着玉足,分开双腿蹲在桌面上,放松臀肉,从菊门中放出一颗红枣来。

    童鹤拾起红枣,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赞道:「老夫真是爱死方坛主这后路的味道了。」于是也将红枣放入口中品尝起来。

    方妍娇羞无限,那清丽绝尘的玉魇红无可红。旁边的几个婢子虽然见过不少香艳场面,但也从没经历过如此的玩法,个个满面羞红,胯间骚痒无比,浪水四溢。

    童虎道:「方坛主?本门第一美女,很久没品尝过你的骚味了,现在可否能放些骚水给我们尝尝?」

    方妍早就?急的紧便也大方道:「那还请二?门主躺下,待属下尿出来。」
    童虎道:「方妍主旧在桌上方便。」

    童鹤、童虎二人坐在桌前,方妍飘身上桌,坐在桌沿,两名美婢在身后扶住她,娇躯向后微倾,将那一双玉腿大大分开,把个迷人的玉胯完全凸露出来。

    又有两名美婢将一个木盆放在方妍胯间,童虎道:「方坛主旧随意方便了,我二人一饱眼福。」

    方妍见二老和美婢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胯间美景,也有点害羞,但无奈已经骑虎难下,而且自己也确实?急的厉害,只好放开尿道,任一股热流从她那沟壑之间急射而出,喷在木盆中,更有潺潺圣水顺着那粉嫩的肉唇流淌,把个迷人的玉胯湿成一片,分外淫糜。

    童鹤、童虎二人大饱眼福,眼睛直盯着眼前的美景,鼻息中满是暖暖的腥臊尿香味道。

    方妍尿了大半盆微黄的骚水才停下来。

    美婢将木盆递到二老眼前,童鹤埋头深吸一口,只觉一股浓烈的骚浪味道直冲进来,再头看那方妍清丽绝伦的玉魇娇红动人,一双明哞善睐的美目正痴痴地望着自己,不禁赞道:「方坛主真是够味儿啊」

    那边的童虎干脆拿起那木盆放在嘴边就喝了一口,含在口中品味着。

    方妍知道二老好这一口,但仍羞道:「方妍那里好脏,门主快快吐出来!」
    童虎置若罔闻,缓缓吞下那带着浓烈咸涩味道的温热圣水,咂咂嘴道「又骚又浪,过瘾!」

    童鹤也接过木盆先埋头贪婪地闻了几闻,再喝了几口,饱享了一番方妍的骚味。

    童虎道:「方坛主那下面桃园之地此刻味道一定更佳,不如我们一起上床,让老夫品尝一下如何?」

    方妍那敢不从,于是随二人走到床前,道:「请左门主先上床。」

    童虎忙不上床仰卧,把个坚硬的龙枪树的老高。方妍也盈盈上床,叉开一双修长玉腿缓缓跪在童虎头上,把那浪汁泛滥的宝蛤直凑到童虎眼前,顿时一股淫香直冲童虎肺腑,零人消魂。

    方妍主动地用纤指分开那两片殷红的肉唇,翻出里面娇嫩的红肉,只见波光粼粼,浪汁?流,一股乳白色的玉浆从密洞中垂下,童虎忙起头来用嘴封住桃园洞口吸吮,把浪水淫汁悉数吸入口中。

    童虎咋咋咀,吞下口中的花露,拍了拍方妍粉嫩的玉臀,道:「请方坛主把红枣放出来给老夫尝尝。」

    方妍娇声道:「不知门主要前路还是后路的?」

    童虎道:「先尝尝前路的吧。」

    于是方妍将娇嫩的肉唇分开凑到童虎张开的咀边,放松膣壁,任两粒湿滑的红枣滑出花穴,带着一串花露落入童虎的口中,童虎吃得津津有味。

    那边的童鹤也忙躺下去,到:「小骚货,过来,把后路的放给老夫。」
    方妍忙起身挪到童鹤身上,反身背向跪在童鹤头上,将自己密闭的菊花穴对准童鹤张开的大口,放松菊门,后路嫩肉一阵蠕动,又将两粒红枣放入童鹤口中,任童鹤细细品尝。

    童鹤将两粒红枣吞下,赞道:「方坛主这后路的真是别具风味,过瘾!」
    方妍羞道:「那里好脏的,门主不要取笑方妍。」

    童虎道:「不如请方坛主自己尝尝如何?」

    童鹤起身道:「好极,方坛主可不要扫兴哦!」

    方妍把心一?,也不推辞,立起娇躯道:「那待方妍先排出来。」

    童虎将装着尿水的木盆送到方妍两腿间,道:「请方坛主先将前路的放在这里面,可不准落出盆外哦。」

    方妍玉魇娇红地站在榻上,对着二老把玉腿大大分开,玉手分开两片花唇,对准胯下的木盆将花穴?剩下的五颗红枣放出,红枣依次落在木盆?的骚水中,溅起丝丝波澜。

    童鹤赞道:「方坛主果然天生尤物,老夫大开眼界。」

    方妍也不害羞,又转过身去,双手扶在膝上半蹲在木盆上,将紧闭的菊花穴口对着木盆,只听一阵「噗嗤」声,把菊门?剩下的三颗红枣排出来,悉数落在尿水中。

    二老大饱眼福,而一旁的四个美婢哪里见过如此旖旎的春光,眼见清丽文静如仙子般的方妍竟如此骚浪,不禁个个玉胯尽湿,用纤手在自己的花穴中抠挖起来,室?一片嘤咛声。

    童虎赞道:「方坛主果然懂事,这骚浪劲可是更强了。」

    方妍转过身来,重新跪在床上娇声道:「还不是二位门主调教的好。」
    其实方妍早就羞的无地自容,只是碍于二老的淫威,不得已而?之。好在自己的淫兴大发,欲火焚身,反而觉得非常刺激。

    童鹤伸手从木盆尿水中捞出两粒红枣送到方妍樱唇边道:「方坛主,尝尝吧。」
    方妍也不嫌脏,将沾满了花露和骚水的红枣吃进咀里,红枣的香甜和着阵阵腥臊味道,刺激着方妍欲念更盛。

    童虎见方妍吃得津津有味,道:「方坛主,好吃嘛?」

    方妍美目盈盈,迎合道:「好吃,请门主将剩下的红枣一起喂给方妍吧。」
    于是童虎便又将盆?剩下的红枣悉数喂给方妍,眼见美丽不可方物的方妍将沾满秽物的红枣吃下去,二老大呼过瘾,胯下的龙枪坚挺无比,枪头上早已渗出一丝晶亮的粘液。

    童虎又躺在床上,令方妍分开双腿跨骑在自己头上。方妍纤腰款扭,再次分腿跪在童虎头上。童虎但见眼前之物,早已发浪发骚,沟壑之处,粼光闪耀,滑滑滚流,鼻息中骚味儿袭人。童虎看的心动,并起二指向那玉浆淋漓的骚穴间戳进去。

    方妍「嘤咛」一声,娇躯霍然一战,直觉畅美淋漓:「门主好狠的二指神功,直插得属下死去活来。唔!好美……」随即十只玉指,紧紧抓着胸前傲人玉峰揉弄,腰肢狂摆,臀胯猛扭,奋力迎送。

    童虎二指狠掘一会,方妍美得柳眉颦蹙,秋波懒动,只觉蜜穴发骚发痒,玉液长流,膣?中立时翕张吐水,一股股甘露从花穴深处激射而出。

    童虎如获琼浆仙露,张口就接。只觉满口香津,犹赛兰麝,见他狂吞猛吸,一股脑儿全吸入口中,喝了一口又一口,不及入口的花露落在童虎脸上、胡须上,把那锦衾绣褥弄得湿了一大片。

    童鹤也不差于童虎,站在一旁,那粗大的龙枪直送向方妍的樱口。

    方妍被胯下的童虎弄得美目如丝,娇吟喘喘,见童鹤挺着那腥臊龙枪送过来忙侧过螓首张开樱唇,准备迎龙入口,童鹤却道:「小浪货,含口骚水再玩更好。」
    只见童鹤将那大半盆尿水喂到方妍的樱口边。

    方妍早就被在下面吸阴的童虎弄的淫心尽放,于是温顺地张开红唇,任童鹤将那温热腥臊的尿水倒入自己口中含住。

    童鹤这才挺枪入洞,在方妍那温润的口中抽插。方妍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承受,生怕将口中的骚水漏出来,童鹤只觉那龙枪泡在温热的尿水里格外受用,于是挺起硕大龙枪抽送起来,退出时全根而出,插入时全根而没,次次插入方妍喉咙里面。方妍久经肉戏,即刻用娇嫩的咽喉磨擦龟头,美得童鹤大呼过瘾。
    在方妍玉胯下品尝美味的童虎,一边用舌头和嘴在那方寸之地任意游走,尽享方妍的骚浪味道,一边已将从花穴中抽出中指缓缓地插到了那紧闭的菊花洞?两指分别在前后一阵猛抠。

    这一下只美得方妍魂消魄散,啪的一声从口中吐出龙枪,一丝晶亮的黏液连着龙头和樱唇,吞下口中混着童鹤白浆的骚液,浪声道:「门主这前后夹攻,要属下的命不成。」膣?春水泛滥,射出股股浪汁,悉数射到童虎口?,童虎大口吞吃。

    方妍臀胯狠?几下,直美得淫声连绵,不由娇啼道:「门主后路的手法弄得属下好舒服,人家遍体快畅,万趣皆集,真令人美死。」

    童虎直觉那后门?紧密柔嫩,把手指夹得丝发难容,不禁赞道:「方坛主这后路保养的真好,走过那?多次还如此紧,不愧是本门头号浪女。」

    童鹤一旁道:「过瘾!小骚货,我再喂你。」。

    方妍星眸半闭,香喘吁吁,温顺地张开樱口,任童鹤将木盆中的骚水倒入口中,唇齿间又骚又滑,俏丽的娇靥,已是红晕满盖,更显娇艳,又主动用纤手握住童鹤的大肉棒送到口中津津有味地套弄。

    方妍美目如丝,如春笋般的纤指,紧紧地攥住童鹤的巨大龙枪吃的支吾有声,却不见一丝骚水溢出唇边;玉胯雪臀款扭迎合童虎的前舔后抠,上下受攻直把她美得全身舒爽,魂飞半天,宛如身在浮云,浑身的欲火都爆发出来,完全放弃了矜持和自尊。美妙的娇躯动人地摇摆着,头上白色的丝带随着身体的起伏扭动也有节奏地飘动起来,美妙无比。

    床前伺奉的四个美婢眼见方妍如此美若天仙的清丽佳人竟这?淫荡骚浪,早就泄得一塌糊涂,个个都已经滩软在地上。

    眼见童鹤已将盆?最后一点骚水喂给方妍,方妍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童鹤只觉得下体又痒又麻,方妍套着龙枪,舔咂吸放,无不美入骨髓,龙枪越来越涨,遍身焰火如焚。方妍使劲地吸着顶端,见他越来越胀,且突突乱跳,知他一心要放入自己口中,便即加紧吸力玉手翻飞。童鹤再已控制不住,下身又是猛抽数下,当下放开精关,务求享受一下释放的销魂快感,股股浓稠的热浆,竟猛然狂喷而出,直灌到方妍口中。

    方妍美目微,牢牢盯着他,连尿水带精水地尽情吞吃,再把童鹤的宝贝握在手中,提首向上,伸出香舌将他浑圆饱满的皱囊上的浆液舔洗清洁干净,完后仍不住留连在他软囊上,或吸或吮。最后再将茎身合入口中舔吮,直至他在口中软化,方吐将出来。

    方妍美目流盼,见童虎的龙枪坚挺如铁,贴腹而立,忙又伏下娇躯,纤手握住粗大的枪身,将龙头送入口中舔弄。

    童鹤挪身到方妍身后,见那玉臀高翘,玉胯间前后双洞悉数门户大开,童虎正一边享受方妍的套弄,一边展开大口用舌头探到玉户?舔刮膣?嫩肉。

    童鹤见那粉色菊门此刻已被童虎一阵抠挖弄得花瓣微开,便又伸出食中二指缓缓地向洞?戳去。

    方妍美得腰胯猛扭,檀口差点将童虎的龙枪甩出。童虎手在那玉臀上狠拍两下,厉声道:「骚货,小心点!」

    方妍忙将龙枪全根纳入口中认真吮吸。童鹤见方妍玉臀被童虎拍打后已泛起一片潮红,便觉有趣,左手二指在紧夹的菊门?抽插,腾出的右手也张开一下一下地拍打起粉嫩的玉臀,「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方妍腰身款扭,臀胯随着童鹤的抽插和拍打前后左右的耸动,周身滚烫,浪水如瀑布般从膣?泄出,喷得童虎满面。

    童虎也不客气,龙枪也上下起落,在方妍口中驰骋,快意连连。

    童虎渐觉快意袭人,阳关渐渐把持不住,便伸手将方妍螓首紧紧按住,将龙枪抵在方妍喉咙处碾磨几下,连连打了多个畅快的哆嗦,宝贝越来越胀,且突突乱跳,热乎乎的玉浆飞喷而出,一阵接着一阵,又浓又热的精水灌在温润的檀口中。方妍却也知趣,美目紧蹙,玉颊紧缩,张口全收,埋首吞吃。自己却也是花心狂颤,将如瀑布般的骚水喷得童虎满面,任童虎在下面尽情吞咽。

    方妍又托住那湿滑的龙枪用樱口在童鹤已绵软的玉茎上舔弄一番,将就是龟沟皱囊也舔的干干净净。这才翻身从童鹤身上下来,轻缕秀发,接过美婢递来的毛巾,一边分开双腿擦拭玉胯,一边用夺魂摄魄的美目看着二老道:「二位门主手段多多,弄的属下一泄再泄,好在属下有媚功护体,否则不是要了命不成。但不知可否满意?」

    童虎笑道:「多日不见,方坛主更漂亮了,骚浪劲儿也更盛,真是另老夫舒爽无比。莫非真要老夫二人精尽人亡?」

    童鹤在一旁道:「可惜王爷不在,否则请王爷一起来玩玩儿。」

    方妍知道这二老淫兴未尽,想来个三龙一凤,便娇声道:「两位门主都已然零属下吃不消,要再加上王爷,岂不要了方妍的命了。」

    童虎伸出大手在方妍娇挺的雪臀上揉弄,轻笑道:「方坛主美若天仙,骚劲儿十足,若然不多几个人来爱惜,岂不是暴?天物了。」

    童鹤也探手到方妍的湿漉漉的玉胯间游走,道:「方坛主这胯下妙处尚未雨露滋润就已春水泛滥,如若不能把你喂饱,岂不是老夫二人太不惜香怜玉了。」
    方妍被二老摸得欲火复燃,嘤咛道:「两位门主今日尽管使出手段玩弄方妍,方妍旧承受。」

    童虎笑道:「方坛主方才泄了不少的骚水,也需要补一补了。」

    童鹤立起身子道:「所言极是,适才老夫品了不少方坛主的骚水,不如也请方坛主尝尝老夫的味道。」说罢,便扶起绵软粗大的龙枪送到方妍的唇边。

    方妍天生媚骨,这二老的手段却又怪异刺激,另有一番情趣,起先的一阵淫乱已经让她完全骚浪起来,于是温顺地张开檀口,娇声道:「还请门主雨露滋润。」
    童鹤也不客气,放开尿道,一股又急又热的骚液从龙头射出,直直地喷入方妍口中。

    方妍只觉口中骚水又咸又涩,但好在不是第一次喝二老的骚水,而且刚才才喝过自己的骚水,口中已经比较适应那种骚味了,于是大口吞吃起来,居然一滴未漏得喝了下去。

    童鹤尿完,将湿漉漉得龙枪头在方妍玉魇上擦了擦,赞道:「方坛主果然好功夫,居然未漏一滴。」

    方妍将口中骚水吞下,起螓首道:「门主滋润,属下岂敢遗漏。」

    童虎在一旁道:「方坛主果真识趣,过来让老夫喂饱你。」

    方妍忙挪身跪在童虎面前张开樱口迎接童虎的骚水。童鹤射出的骚水比之童鹤更急更猛,腥臊的尿水在方妍的口中飞溅,方妍虽大口吞吃,却也将来不及下咽的骚水溢出樱口。童鹤见状,索性将剩余的骚水直接射在方妍吹弹可破的玉魇上。顿时,腥臊的尿水顺着方妍的玉颊流淌。

    童虎尿完后见方妍被骚水浇得满面全湿,连秀发也湿成一片,虽觉得过瘾,但也歉然道:「方坛主,老夫得罪了。」

    方妍接过美婢递过来的毛巾擦拭着玉魇,笑道:「只要门主尽兴就好。」
    童鹤笑道:「方坛主果然懂事,不枉我二人调教。不如再让老夫走走后路。」
    方妍美目流转,但见童鹤胯下龙枪又重新坚挺而起,贴腹而立,炙热烫手,硬赛金枪,方妍握在手中,如触火棒。花穴?又骚又痒到极点,花露泄了又泄,玉胯臀间早已湿透,急需泻火,便带着微喘道:「二位门主的家伙真的大得厉害,火热粗壮,含在口中,握在手上,无不烫得属下心痒难搔,请快快弄进来吧,属下已经受不住了,请门主躺好,待属下迎龙入洞。」

    方妍反坐在童鹤身上,一手握住暴涨的龙茎对准自己紧窄娇嫩的菊门,然后放松臀肉徐徐坐下。菊穴经过适才二老的反复把玩,早已舒蕊展瓣,童鹤那大物将菊瓣儿?将开来,随着方妍的落腰沈臀,硕大的龙枪竟被全根吞入,却又被她的腔道紧密牢牢含箍住。方妍只觉?中胀得酸麻难当,骚痒至极,不禁嘤咛一声,美得浑身舒爽。

    童鹤只觉整根龙茎被层层温暖紧实的嫩肉给紧紧的包围住,龙枪被腔肉夹得发丝难容,?部的黏膜嫩肉还不时的蠕动,压迫着入侵的肉棒,童鹤舒爽得机伶伶打了个冷颤,满腔欲火如潮狂涌,龙枪又暴涨了几分。

    方妍双颊泛红,星眸微闭,鼻中一阵咻咻急喘,口中娇喘连连,晶莹洁白的修长双腿毫无遮蔽的叉开?在童鹤身体两侧,臀部不住上下落,双手支在身后腰肢轻摇,两座傲峰随着她的摇摆上下跳动,整副极度迷人的裸躯,朝天向上,白色丝带扎住的乌黑秀发也随着身体的摆动而跳跃着。随着方妍的上提下坐,紧窄菊门紧箍之中的粗黑巨棒露首尽根,时隐时现,柔软的皱褶缠在上面,随着肉棒的进出翻起或陷入。美得方妍畅快淋漓,鲜嫩殷红的前路美穴不住翕张吐水,玉液「唧唧」如潮,沿着她粉嫩的肉唇,一串串流到菊花门口,润滑着龙茎的出入。

    「啊……好深……好满……要?了……啊啊……爽死了……啊」方妍忘情的浪叫着

    方妍一手?着身子,雪臀上上下下的急速套弄,另一只手伸至粉腿玉蚌之间,压按着唇瓣之上的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揝揝捻捻起来,一阵如潮的酥爽味儿接踵而至,淫声阵阵道:「啊……要死了……右门主把属下那儿?坏了……

    啊……」

    方妍媚眼如丝,见面前的童鹤树着暴涨的龙枪,硕大的棱冠颤巍巍得对着自己,便略娇躯,一手拨开双唇,一手握向童鹤的龙枪拉至胯间上下拨弄肉穴?
    猩红的肉瓣,乳白色的蜜汁已不住的自两片花瓣间缝汹涌而出。

    「左门主,快插进来吧,还等个什?,尽管全根弄进来,求门主尽情怜惜属下吧。」

    童虎上前将她修长的双腿向上推起,把个迷人淫靡的臀胯完全展露出来,但见一缝红艳艳的玉门,满布花露的猩红沟壑,立时全露将出来清晰地呈现他眼前。
    两扇粉红花瓣,不停翕吐张合浆液四溢,煞是诱人。一股股芬芳淫靡的骚水不停的从微微绽开的蜜?流出,阴蒂肉芽,早已全然外露,一根粗大的龙枪全根尽没在菊穴中,被粉红的菊瓣儿箍得毫发难容。

    方妍颤声道:「干我,快将你那巨物弄进来,人家里面又骚又痒,好想要!」
    童虎也不客气,上前双手搂住她的柳腰,胯下枪头奋力向那美穴戳去,硕大的龙冠?开了鼓突的唇瓣,倏忽被她吞没。童虎缓缓望里戳进,直至全根没入。
    只浪得方妍淫声顿起:「嗯……好粗好大……啊……喔…爽死了……二位门主真要弄死属下了。」

    童虎把她膝盖压到双乳上,腰上加力,开始紧密抽送,只见巨龙出入无度,左冲右突,童鹤在方妍身下配合着挺动龙茎,次次都是全根退出至龙冠,又再度全根戳进,尽情享受着紧密腔肉带来的无边快意,一双大手还顺势握住方妍那对傲峰肆意把玩。

    方妍前后受击,双枪齐至,「噗哧,噗哧」捣弄声不绝于耳,当真浑身通爽,不由得嘤声百啭,娇喘连连,花露不停自宝贝抽带而出,滑滑滚流。

    童虎再加一把劲,也像童鹤一样枪枪尽根,直干得方妍心花绽开,不住喊美,娇喘道:「嗯……再顶深一些,是……是这样……,前后二物怎地如此勇猛,快要弄死人了……啊……来了,又要来了……」,玉液沿着股沟直浸裀褥,不觉间又湿了一大片。

    童虎只觉穴翕如璅,琼浆玉液滚滚而出,便知她真的泄了,但他不加理睬,继续钻刺狠戳。方妍还没来得回气,又被干得盻盻昏酥,四肢不定,不消片刻,又再美入骨髓,欲火生,直泄得呖呖悲鸣,浑身酥软。

    一旁的四个美婢早就被眼前美景撩得瘫坐在地上搂抱在一起,互相用玉手在对方股胯间抚弄抠挖,泄了一次又一次,淫声浪语此起彼伏。

    童虎见方妍连泄多遍,便一边在方妍花户中抽送,一边扭头对床下的美婢道:「你们这些骚蹄子上床来做正事了,把你们的骚水喂给方坛主。」

    几名美婢起身盈盈上床,依次分开双腿半蹲在方妍的螓首上,把浪汁泛滥的花穴凑到方妍娇喘的樱口边,连尿水带淫水地泄了出来。方妍正被二老弄地欲仙欲死,眼见眼前花穴中一阵又骚又热的浪水如瀑布般泄下,忙张开樱口迎接滋润,喝了一口又一口,玉魇也被骚水浇得满面尽湿。

    四个美婢轮流地在方妍螓首上泄出骚水,方妍奋力吞吃,来不及下咽的浪水从口中溢出,顺着玉颊、玉颈、秀发流淌,身下的童鹤也顺势张开大咀喝了个够,床单顷刻间湿了个透。

    童鹤见最后一名美婢泄完,眼见方妍玉魇全湿,骚水满面,娇声沥沥,膣壁有节奏地紧夹起来,知道方妍又爽到极点,便「啪」的一声从花穴从抽出龙枪,一股瀑布般的花露直射出来。童鹤忙凑过大口封住穴门大口吞吃,直喝了盏茶功夫。

    方妍适才把骚水喝了够饱,唇齿之间满是腥臊尿香,不禁不觉得脏,反而觉得刺激的紧,欲念更盛,娇啼道:「门主快干进来,属下?里骚痒难耐,求门主眷怜惜。」

    身下的童鹤接道:「不如让老夫起来好好疼惜一下你这后路。」

    于是三人起身换位,童虎躺在床上,方妍扶着坚挺的龙枪对准花穴沈身坐下,全根而没,美得喔唷连声,腰臀不停摆动,便?动粉臀,上下猛掀猛挺,身摇臀摆,只觉童虎的巨物不住出入研磨,记记顶着花宫,膣?的蜜液已是滚滚不息,不住自玉户深处涌出,方妍美得咿唔有声,星眸时张时闭。

    童鹤只见她秀发如云飞散,胸前一对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方妍如痴如醉,口中不停的浪叫:「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

    童虎只觉方妍?中温热湿润,门户又紧又小,愈是抽提,愈感动兴,遂道:「方坛主阅人无数,却不料那里怎地如此紧逼,把老夫箍得美透了。」

    方妍娇声道:「属下自练成玄女相蚀大法,那里便这样了,就是日阅数人,也不会宽松。二位门主若不嫌属下已给别人弄过,今回便好好疼爱属下吧。」

    童鹤笑道:「老夫又怎会嫌弃像方坛主这般骚浪美人儿呢,你且伏卧下来,让老夫好好干干你的后路。」

    童鹤来到把方妍身后,方妍依言趴下,将螓首和酥胸俯在童虎身上,把个美臀高高的翘起,双手扒住两片粉臀,向两边拉开,娇嫩粉红的菊门纤毫毕露,回头向童鹤颤声道:「门主!,快插进去呀!好好爱惜属下吧!」

    童鹤嘿嘿一笑,双手轻抚着方妍雪白的丰臀,「啪」的一声,拍了一下,目光到处,但见那花穴波光粼粼,花唇微绽,一根龙枪正在其中前后抽送,花唇飞翻,玉液唧唧。菊穴舒蕊展瓣,犹似含蕾欲放,粉红的嫩肉一张一缩的,诱人之极,不由看得心热,再次举枪对准微阖的菊门直闯而入,由于滋润已久,顿即齐根没尽。

    方妍咿啊一声,秋水生媚,现出一脸荡逸神情,昵声道:「啊!门主尽根进来,把我前后都填得满满的,好舒服。」

    跪坐在一旁的四名美婢,芳心狂动,眼见两条巨龙全根没入方妍的前后洞中,被方妍紧紧夹住,不禁看得发呆,没想到想方妍如此娴静清丽的姑娘那两个小小的穴儿,竟能容得下这等粗大的巨物,都在心里暗想:「要是自己这样被干,不知是甚生感觉,恐怕必给他胀死了!」

    自从方妍练得玄女相蚀大法后,不但欲念日益旺盛,且练得此功的女子,却与一般女子不同,门户比之常人紧窄。童鹤才一进入菊穴,便觉径道狭隘,进出殊不容易,异常难行,加上?里温湿无比,如小嘴似的吮动,直箍得他畅快莫名,浑身爽利。

    童鹤只是抽提数回,更感美快难当,笑道:「今回抠弄多时,方坛主这后路却比往日更加紧窄,果然是妙品!」

    方妍给他狠弄一会,更觉满怀通畅,见她眉梢含春,骚劲十足,口里只管哼哼不绝,喘着声音道:「门主生得这般粗大妙物,干得人家灵魂飘散,死活也不知了!」

    童鹤笑道:「小骚货,你这个妙品又紧又窄,也令我美得?魂落魄,实教人爱杀,待我今回尽情疼爱你一番。」言毕往她望去,却见方妍在烛光照耀下,更显她娇美无伦,荡逸撩人。遍身赛雪欺霜的肌肤,衬着丰乳纤腰,委实美得令人目眩。

    童鹤越看越发情动,遂把她双股扶住,急捣狂抽,但见菊花花蕊随着龙枪的戳刺被翻进带出。童虎也在下面挺动巨龙,下下尽根,来回抽戳,钻刺无宁,弄得方妍死去还魂,淫声乱发,没过片刻,方妍已是香汗透胸,牡丹露滴。

    一旁的美婢们看得惊心动魄,但见二老一上一下把方妍夹在中间,大开大合,犹如舂米一般,狂抽力插。而方妍直觉一浪接着一浪的欲潮,如浊浪排空直掩而来,美得媚眼如丝,贝齿紧咬,口中娇喘吁吁,玉门娇唇被龙枪翻进带出,浆液「唧唧」如潮,一串串飞溅,煞是迷人,口里更是浪声浪语,淫词满飞。

    美婢们当然不知道方妍久经沙场,骚浪入骨,二老猛抽狠戳,却能肆意迎合。
    二老也是拈花能手,素来耐力惊人,也有越战越勇之态。

    室?淫香阵阵,方妍春叫绵绵,三人奋战了一炷香的时间,方妍膣?玉壁和后路腔壁,开始有节奏地收缩,犹如孩童小嘴以的,紧咬着糖果一吸一吮,把二老的硕大龙枪,紧紧牢箍住。

    二老经她玉璧一锁,这崭新的美妙感觉,确也不曾尝过,直美得浑身打颤,畅快莫名,禁不往双双狠狠用力急舂。

    方妍星眸闪动,?声道:「二位门主这般能干,记记戳得人家花心大开,?
    里又酸又麻,便行行好,早些泄给人家,赶快射死我好了……」

    二老听得欲火高烧,又被她?里强吸猛吮,果然再抽提数十回,便觉已有泄意,喊道:「真的受不了,老夫快要来了。」

    方妍也感到前后龙枪颤动,灵龟发胀,知二老发泄在即,娇媚喘道:「给我……全部给我,你尽情在我身体发泄好了。」

    二老一连几个急攻重抽,即见方妍低鸣一声,身子猛地僵住,洪洪花露自她花房疾喷而出,悉数喷在龙头上。童虎再也不把守不撰关,一股炙热的浆液,直往她深处射去。同时童鹤也将龙头抵渍穴深处,将浓热的浆水直喷进去,美得方妍白眼连翻,几欲昏死,一阵抽搐,又大?了一次。

    三人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才各自分开。方妍玉魇红潮阵阵,美得心神俱醉。
    早有美婢递过毛巾和木盆,方妍捂住前后两洞起身,挪身上前,分开双腿蹲在木盆上放开双手,连尿水带花露悉数泄了出来,见那肉穴?猩红的肉瓣鲜艳夺目,乳白色的蜜汁和清亮的骚水不住的自两片花瓣间分别射出,娇红狭窄的菊花洞口微微开合着,一股乳白的精水缓缓滑坠,顷刻间就泄了满满一盆的骚水,美不胜收。

    二老又品尝了一番骚水的滋味,还令方妍也尝了尝,方妍只好顺从地喝了几口,腥臊的味道好不受用。又骚又腥的浪水味道又逗起了二老的淫心,童虎转身对床前的美婢道:「吩咐你们找的人找够没有?」

    一名绝色美婢颤着玉峰上前道:「婢子们已经依大爷的吩咐把要方便的官爷们都叫来了,已在花厅里已经品了一个多时辰的茶,正等候吩咐。」

    方妍正用毛巾擦拭着前后臀胯,听到了二老的吩咐,聪敏的她心里也猜到几分,又羞又怕,但又有点期待和好奇,不禁也问道:「二位门主是要请其它人来玩弄方妍嘛?」

    童鹤轻笑着在方妍吹弹可破的玉魇上轻轻捏了捏,道:「反正闲着无事,老夫找了些壮男来喂饱你这骚货。」

    侧首对美婢道:「去,把他们叫进来。」

    方妍知道二老又安排了手段玩弄自己,芳心?充满了期待。虽然自己对罗开心有所属,但二老的手段的确匪夷所思,既羞愤又觉得刺激,便娇声道:「二位门主尽管安排,方妍即可承受。」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上一篇:异世帝王催眠绿帽行完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虛竹成魔之路1~2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